TheProfessorZeroth

胖友!和我一起在北极圈看风景吗?【吸溜鼻涕】

其实我最近真的很勤快,真的!相信我!只是没发在lof而已xxxxxxxx但两张图,两篇文,一个段子貌似也蛮多了诶xxxxxxxx相比月更xxxxxxxx

答应你们的第十任Doctor,第二季圣诞特别篇被砍手,他不是不流泪,只是这无法让他如此伤心。

咸鱼摸画系列_(;3本来还想画一个Tord的军阀帽子,结果根本不会画【绝望】

【EddsWorld】Phantom

大约无cp,当成Tord/Tom看也可以


OK?


---------------

又是一夜,Tom躺在床上无神的盯着天花板,窗外的天空渐渐泛起了鱼肚白。起来吧,他爬起来套上蓝色套头衫,拿起放在床头的酒壶,顿了一下,又重新放回床头柜。

隔壁Matt还在睡,Tom打开一条门缝看了一眼又轻轻地合上,他走向最后一间房间,犹豫的敲了三下门板,扣击声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内回荡,今天,Edd也没有回来。

Tom打开冰箱,拿起牛奶罐子摇了摇,里面已经彻底空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家里所有缺少的东西都记在一张小纸条上,拿上碗柜上的钱包,在Matt门上贴了一张字条便准备出门。

“Hello,old friend。”Tord坐在客厅沙发上对着刚从走廊走出来的Tom张开双臂,右边的机械手上拿着一把枪,脸上带着狂妄地笑配上右脸上的疤甚是狞狠“不欢迎一下我的归来吗?”

“好久不见。”Tom对他微微点头示意,Tord反而因为他平静的态度愣了一下,把手放回自己腿上,说:“well,看在这么好的态度份上先暂时不杀你。”

Tom没有理他,自顾自的打开屋门走了出去,Tord皱了下眉头也跟着走出屋子。

“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吧,上次还把我当阶级敌人一样喊打喊杀的,这次是准备装善人吗,Classic stupid Tom。”Tord跑到Tom前面转过身面对他倒退着向前走。

“你还喜欢培根吗?”

“???”

“我知道了。”

Tom两次奇怪的表现让Tord冷静下来,放缓了脚步坠在他身后,看着他究竟想干什么。

Tom在一家超市停下,对照着自己出门前写的那张纸条把物品一个个放进超市提供的购物车,在此基础上又多加了一份培根和两瓶可乐。

“认真的吗?对我这么好?不要是我那天的一炮把你给轰傻了。”Tord扒拉了一下购物袋把那包培根拿出来看了一眼又丢了回去,Tom清点完零钱把钱包塞进口袋,抱起两个购物袋像外面走去,Tord也悠悠的跟上。

这一路到家两人都没有说话,Matt依旧在睡,Tord“自觉”的坐在餐厅的椅子上,Tom把东西放进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给Tord煎了两块培根,放在桌子上,自己做到他的对面。

Tord咽了口口水,但还是把盘子推离自己,曲起左臂撑住自己的脸颊,右手敲击着桌面。

“我很抱歉杀了你。”

Tord停止敲击看向他。

“真的,很抱歉…现在你只是我因为罪恶幻想出来的一个幻觉,毕竟真正的他已经被我杀死了,有些话也可以说出来了吧…我恨你,恨你离开去参加那狗屁的Red Army,恨你抛下Edd和Matt,我不是你的朋友,但他们还是!你怎么就舍得离开!但我从来没有恨到去杀死你来泄愤…我真的很抱歉…”Tom低下头摸上了自己的眼角,泪腺因为当年被激光射中而很难再流出眼泪,也在眼角留下了一道疤痕。

“貌似看不出你有什么罪恶,甚至还没有像以前那样酗酒,所以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Tord笑了一声指了指酒柜里满满没有开过的酒瓶。

“你跟那个家伙还真像,如果他活下来了应该就是你这样吧。改变不代表堕落,Edd走了,但Matt还在,我必须照顾他,不能连累他。”话音刚落Matt的房间里就传来了喷泉的流水声。

“看来我得走了不是吗,作为一个幻影在你遇到别人的时候还能看到他还是会让你很苦恼的。”Tord离开了,Tom手上的牛奶一点也没有动过,Matt走出房间看到桌子上没有动过的培根疑惑地问“有谁来过了?”

“只是一个幻影。”

Matt耸了耸肩,表示习惯了自从Edd离开后就有些怪怪的Tom,走进客厅。

“Tom,认真的到底谁来过了还把我的《僵尸海盗三》给翻了出来!”

Matt跑过来把Tom拉到客厅,控诉的指着碟片播放器里面的一张影片,Tom愣了愣拉住Matt的手有些失控地问:“你能不能看到沙发上有一个人坐过的痕迹!”

“你指哪个像桃子一样的形状?是的我能看见,能不能放开我的衣服了,皱了就不能承托我帅气的脸了!”

Matt有些不高兴的把Tom的手撸了下去,气冲冲的走去厨房把Tom一个人丢在这里。Tom茫然的往沙发上一坐,双手撑住自己的额头,手指穿插在头发之间,长久的没有说出一句话,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愤怒。

背抵上了一个坚硬的东西,Tom把那东西从沙发缝里抽出来,那是一副液晶眼镜,在眼镜的内侧,有一个小小的凸出来的RA标志。

Tom戴上眼镜,眼前的世界变得异常清晰,因为激光灼烧而带来的刺痛也减缓了许多。

这大概也是原谅他了吧…



-----------------
没错,这就是我混更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马上去写DW点梗【跪】

【跟磕了药一样的傻笑】人生巅峰真的,我感觉这已经是我的人生巅峰了

液态柠檬:

擅自画了@TheProfessorZeroth MattTom文的片段…!太好吃了感谢投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wjdkwjoxsjjdkekdjeididj老爱你了!!

一个小段子



cp:11th/10th
梗:他说我爱你,转身赴向必然的死亡。
----------------------

11th遇见那个人时是一个圣诞节的雪夜,那时他刚刚跟丢了拉着Rory去大采购的Amy,一个人漫无目标的在街上徘徊。

“好久不见。”

一个声音叫住了他,11th回头看去,那个人却先愣了一下,然后笑起了11th现在的年轻。

11th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毕竟时间线的交错几乎不可能存在,只是看着那个人一步步走近然后紧紧的抱住他,像是在无边的海洋中寻找到了一块浮木。

那个人在11th的耳边说了很多话,多数都是调侃,也有些是带着不容拒绝的请求。

那个人大约是说了“我爱你”吧,寻找到浮木的遇难者亲手放弃了自己唯一的希望,冬日的寒风吹起了他的风衣,就是那风衣扬起的一瞬遮住了11th的视线,再看去,却再也不见那个人的身影。

那时候11th并不知道那个人即将走向何方,再怎么努力回忆都无法回忆出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直到多年以后,他再次遇到那个人,在博物馆的大厅中说出那句“I don't wanna go。”他才想起那之后发生的一切,不过就算知道了他又能怎样呢…只能看着那个人一步步走向歌声的结尾。

他们的时间线大约是重叠了很多次吧,不然那个人也不会说出那句“我爱你”,而他想上去拥抱那个人让他留下来。

只是很可惜,他们都忘了。

-------------------
安抚一下你们被我刀客特大不同鬼畜了的心。

我脑子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对不起Doctor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画的毫不走心x最后附上女装来源x【其实更喜欢酒保的那个x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我看到谁都能给他一个热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咸鱼什么的再见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拥抱打字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觉得我人生圆满了【灵魂升天】

橘子er:

1p试着画了画@TheProfessorZeroth 文里的一个画面【2p原梗】
也没经过同意就悄悄画了不好意思
⁄(⁄ ⁄ ⁄ω⁄ ⁄ ⁄)⁄
3.4p小脑洞hhhh

【EddsWorld】Fun Love

cp:Matt/Tom

简要:小伙伴的点梗 @液态柠檬  ,MattTom去游乐园玩,保证这次没有僵尸x

【高亮:时间线有微调】


---------------------

不是圣诞节也不用在雨天里跑到博物馆去看展出,更不用去什么该死的游乐园然后被僵尸追着跑半天,只是来一瓶威士忌然后躺在沙发里等快递把《如何假装读书2》送过来,这才是一个完美的休息日。


酒已经下去了半瓶,初晨的阳光斜射入玻璃酒瓶被琥珀色的酒液反射到墙上,Tom觉得自己已经有些醉了,虽然说大早上就酗酒有点过分了,但谁管他,这可是一个休息日,连Edd不知道在自己房间里搞什么半天没见他下来拿一瓶可乐,有些安静得过分。


Tom准备喝完这瓶酒就上去看看情况,前提是喝完这瓶酒,谁知道那会喝到什么时候呢。


门外一阵奔跑声由远及近快速袭来,Matt“哐”的甩开门拿着一张传单扑倒Tom面前,他的脸几乎都要贴到Tom脸上,近到Tom能数清Matt眼中闪烁的星星。


感谢那半瓶酒,他现在还不准备让脸红出卖他的那点小心思。


“Tom!你看见了没!游乐园两人入场免费!!!仅限今日!!!”


Tom根本看不清Matt手上快速晃动的传单上写了些什么,只看到一个敲锣猩猩的贴图和一座马戏团帐篷,他只好先把Matt推开一点距离,不过手刚伸出去就被Matt握住从沙发上拉起来。


“走走走!我已经等不急了!”


Tom被拽得向外踉跄了一步然后身体后倾把向外冲的Matt拉住“你给我等等!”


“?”


“Edd也可以陪你去的吧,为什么一定要拉我…”


就在这时,楼上Edd惨白着脸冲出自己房间抓着一卷卷纸冲进厕所,伴随着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一股难以言语的味道弥漫在空中。


“为什么你要喝几百年前的可乐…”Tom回头看向满脸期待的Matt哀叹了一口气抓起桌上Edd的车钥匙“行吧,只要让我远离这个充满蜂蜜糖果冰茶气味的地方。”


Tom不经常开车,虽然他很早以前就考好了驾照,和他的性格一样他的车技有些…狂野。


“恶…下次还是我开车吧。”Matt扶着饮水池的池壁,把头伸到水龙头下让水流浸湿自己的头发缓解晕车带来的恶心感,Tom到游乐园外面的超市买了一条毛巾,细细的把Matt头上的水吸干,他心中有些小小的罪恶感,或许自己真的开车太猛了?这又不是圣诞节那次飚礼物车,应该还能接受,对吧?


“等你过了交规考再说吧。”不过嘴上的便宜可不能拉下。


“嘿!”Matt有些郁闷。


可能是因为优惠活动或者是因为那只敲锣猩猩,今天来游乐园的人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他们好不容易挤到队伍的最前面却被安保人员给拦下了。


“把你们的票拿出来。”


“不是说今天双人入场免票吗?”Tom已经准备好如果对面一帮家伙食言的话就给他们一人一颗子弹开一条血色通道,毕竟安慰一个失望伤心的Matt可比这个难多了。


“John让他们进来吧,这对爱情鸟刚刚停车场那里可是恩爱的不得了呢,绝对符合了我们的情侣入场资格。”


Tom脸腾的一下红了,不知道该怎么对哪个对自己挤眉弄眼的女经理解释,比划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就这么呆愣愣的被Matt拖进了游乐园。


“真的是蠢死了…”Tom坐在长椅上唾弃了一会自己刚刚手足无措的行为,拍拍自己的脸颊哀叹一声把脸埋进了手里,只露出一双通红的耳朵。


“感觉某个人快要烧起来了。”


Tom一转头就被一罐苏打水贴在额头上“别误会,出门前酒喝多了而已。”脸上的燥热没有因为冰凉的罐身冷却下来,反而因为对方罕有的调笑而越发猛烈“话说你怎么还没走?”


“上次不是僵尸那一堆事嘛…我想这次再分开行动出现什么意外状况都比较危险所以…”Matt挠了挠发尾干笑了两下。


“是啊,上次那破事简直像一个抽烟的粗眉毛邋遢大汉随手画出来的玩意。”Tom把苏打水放进连帽衫的口袋里然后站起来走向不远处的一个马戏团帐篷。


Matt赶忙跟上他的脚步“去游戏厅?”


“nope,那里面的游戏糟透了。”


那个帐篷并没有传单上看上去的那么大,就像是一个小摊子外面套了一个帐篷皮,里面BingBong*套了一身魔术师的衣服在忽悠小朋友来买他手上的水晶球。


“哟大导演你怎么不拍电影转来卖东西了?你的邪恶僵尸海盗半狼人可不能就这么烂尾啊。”


BingBong悻悻地看着自己刚刚忽悠的小孩头也不回的跑开了,随口回答道“这不是上次复制你们花的钱太多了没有资金再去拍电影了”BingBong忽然想起哪次四个人屠杀整屋复制人的场景,猛的收住了嘴,扯出一个标准服务式微笑说“来玩砸杯子吗,一次砸倒三个就能拿到一个敲锣猩猩哦。”


“我!我!我要玩!”Matt掏出一叠钱放在BingBong递过来的盘子里,拿起放在旁边台子上的玩具枪眯起一只眼睛瞄准杯子射了过去。


“啪”“子弹”精准的射中了杯子,然而却没有撼动它一分一毫。


“看上去运气有点差呢,再来一次吧,这次绝对会成功的。”BingBong冲Matt掂了掂盘子,看见他犹豫的神色又赶忙加上一句“我可以再送你一发子弹,大家都是熟人这点小钱不贪的。”


Tom拦住了Matt准备再往盘里砸钱的动作,BingBong心里“咯噔”一声,坏了,他是不是发现自己在杯子底粘502了。


“想要这个玩具,你得换把枪来拿。”Tom拿出一把半自动步枪对着那杯子就是一顿扫射,BingBong趴在柜台底下,木屑和纸屑在空中乱飘,枪声终于停止了,BingBong抖着腿从桌子下爬起来,看到帐篷已经被射塌了半个,桌子上只剩下被502粘住的纸杯口,小腿肚子一软又摔坐到地上,看着那两座瘟神扫荡了摊上所有的玩具,他第一次觉得做一个没人看的导演没什么不好的。


“Tom!我简直不能再爱你了!”Matt坐在一堆Tom在各个大大小小摊子里给他赢来的大小玩具中间怀里还抱着哪个敲锣猩猩。


“喜欢就好。”现在已经临近午夜,游乐园里的游客也开始陆陆续续退场,用玩具在草地上圈出一个地盘也再没有人说些什么。摩天轮轮圈上的霓虹灯开始慢慢亮起,开启了最后一个活动。


Tom看着那迷幻的灯光和迈入哪圆圈的一对对情侣又回头看了眼Matt,他还在与那只敲锣猩猩“搏斗”,自嘲了下自己空壳般的幻想。他拍了拍粘在身上的草屑开始收拾散落在地上的玩具。


“你在干什么Tom?”


“当然是准备回去了,你难道还想坐到顶端和你的照片接吻许下一生永不分离的诺言吗。”


“既然来了就去看看,反正也没人了这些玩具放在这里转一圈下来也不会被偷掉,所以求你了。”


…他永远无法拒绝Matt的请求。


车厢缓缓上升,车厢内的暧昧气息都被那只强带上来的等人高的玩具猩猩给毁的一干二净,Tom掏出早上Matt给的哪罐苏打水,轻轻的拨着它的拉环,听它一次次弹回去发出“哒,哒”的响声。


Tom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或许是为了吸引哪个从上了车厢就一直把视线投向窗外的人,他悄悄的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Matt,发现他依旧看着外面,赌气的把手上的拉环拨得更响。


“啊,要登顶了。”Matt的惊呼把Tom从孩子气的行为中拉回来,他把苏打水放在身旁的座椅上,顺着Matt的视线望去,游乐园的全景净收眼底,大部分的摊子已经被撤走了,只剩下星星点点的几个光还昭显着存在。


忽地,Tom的怀中被塞进了一个玩具,巨大的敲锣猩猩完美的遮住了Tom的视线“喂Matt,你在干什么。”


“请你先不要动,也不要看,听我好好说完行吗?”对方突如其来的正经让Tom放弃推开玩具的念头,乖乖的让自己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


“我喜欢你,不是那种朋友的喜欢,就是想要紧紧的抱住你不让你离开,我知道这听上去有点怪,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后面的话Tom已经没听进去了,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笑的跟个傻子一样,他顺着两人几乎相贴膝盖握住了他的手,Matt的滔滔不绝停了下来。


“所以,现在可以拿开这个碍事的玩具了吗。”


Tom的视线再次被打开,但很快他又被囚禁在一个怀抱当中,像是对待珍宝一样带着小心翼翼又带着绝不会放手的固执。


两人十指相控的离开了,车厢内剩下了一个玩具和一罐苏打水,因为它们再也不被需要了。




----------------------

小剧场:

Tom:所以是谁给你想出情侣票这个注意的?

Matt:是Edd【毫无自知的卖了队友】

Tom:呵,几百年前的可乐真正的用途。

Edd:【打了个寒颤开始找医药箱】




----------------------

这篇感觉自己写的还是有点草啊_(;3,以及超级爱您啊!!!!!大佬!!!!!冷圈的福利真的全靠你了qwq,给你比大哈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