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rofessorZeroth

胖友!和我一起在北极圈看风景吗?【吸溜鼻涕】

The Professor的人设搞好了,虽然放上来的是RBGP企划的人设,但其实也差不多,把Tom的Monster化手臂换成普通人类手臂,其余换成一整套皮装就o了。
【Zeroth要打死我了,我没给他画那么多小细节,也没给他写那么多的设定xxxxxxxx

忽然发现,吹雪丸大大Celia大大要参SHCC!!!!!!!!!!!!!!bbbbbbbbbbooooooooommmmmmmmm已经没有我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一篇EW文】对于起名终于开始自暴自弃


cp:反转Matt/反转Tom

备注:黑老大手下Matt/心理医生Tom


昏暗的房间角落,灯明明暗暗的闪着,房外偶尔会传来上膛声和几声戛然而止的哀嚎。对面的心理医生手指紧紧的扣入自己的记录本中,他很紧张。Matt掠过他颤抖的双手将视线转到他咬住下唇的脸上,那片薄唇已经出现了一点血迹。

“您,您有,有什么,困,困扰,的地方吗-吗?”

“你…”

Matt才刚刚说出一个字,对方就吓得抱住头缩在椅子上。

“抱歉!请不要打我!”他抽泣地说道。

“对不起…”

“诶?”那个小心理医生小心翼翼的放下一点手臂,露出一点视野看向Matt“你-你嗝,为什么要向-向我道歉?”他捂住嘴为自己刚刚的哭嗝而害怕。

Matt把头埋埋进自己的掌心,紫色的兜帽自始至终都没有摘下“为了一切…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抓来这里…”

对面的小医生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反驳。

“我是医生嘛,你是病人嘛…”他咬住自己的指节打了很久的气终于伸出手碰了一下Matt的手背,又闪电般缩了回去。

小医生在Matt抬起头时还是忍不住向后缩了一下,但又慢慢的移回来给了他一个微笑。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

“看样子你很喜欢他啊,Little Matt。”Edd靠在门框上吩咐手下给心理医生套上黑布带回诊所“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挑出这么一个顺眼的。”

“先生求你不要对他动手,他什么都不知道…”Matt低下头看着自己握紧的双手。

“别这么见外老朋友,我可给你报了一整个疗程,能够每个星期都见到可爱的小医生,这绝对能让你“舒缓”吧。”Edd笑了笑自己拙劣的双关语留下Matt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暗室里。

“…”

待一切都安静后,Matt摊开手心露出一张被汗水沁透有些皱巴巴的名信片“Tom我很抱歉…”

之后正如Edd所说,每个星期Tom都会被套上黑色布袋被带到这个地下暗室,从最开始在房间角落缓了很久,到现在会对送他来的小弟说一声“幸苦了”。

“差点忘了藏藏好!被发现就糟糕了!你们老大也真是的,都不准备一些零食给你。”Tom从大衣内侧口袋拿出一包饼干推到Matt面前“我可是算着你们来接我出炉的,厉害吧!”

“谢谢你…”好看的心型堆成一堆沉在袋子底部,Matt把那包饼干放进外套和套头衫之间的夹层中,温热的饼干温暖着有些冰凉的身体。

Tom把记录本翻到最后一页顿了顿写上一个日期“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Matt捧起Tom的手,像是对待一件珍宝那样小心翼翼的圈住“你愿意,愿意再见我吗?”原来他们已经靠的那么近了,当中不再有桌子的阻拦而是紧紧地靠在一起,一转身就能碰到对方的手臂。

Matt害怕了,要是Tom拒绝了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我的大男孩。”Tom伸手抱住了这具颤抖着的身躯,轻柔的拍拍他的背,像是对待一个处于恐惧中的孩子,用爱让他放下戒备“我当然愿意了,明天就去我哪里怎么样,这种黑漆漆的地下室真是糟透了,你呀,开心一点才是我所努力的。”

那双温暖的手臂再一次消失了,但这将是最后一次。

Matt站在诊所门前把自己的兜帽戴上又拿下,犹豫了很久他对着玻璃门用手指撑起嘴角。

“叮铃。”推动的玻璃门打到挂在外面的风铃,Matt赶紧后退一步像做错事一样的把手背在背后。

两个警察走了出来。

“听说有人看到一个大汉带着枪…这里怎么有无关人群!警戒线还没拉吗!”

枪?

“Edd!你干了什么!”Matt一脚踹开Edd办公处的大门,冲到Edd面前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

“放松点老朋友”Edd挥手让小弟接触警戒“只是防止信息泄露做一些必要的工作而已。”

“…操操操!”Edd被扔在地上,脸上还带着Matt新鲜的拳印。

“这有意思了”Edd舔去唇角的血渍面对Matt离去的背影淡淡地说“这么明显的弱点,终于变蠢了吗,Little Matt。”

雨倾盆而下,被雨水淋湿的衣服紧紧地粘在身上,Matt漫无目标的在雨中走着,收获一个个怨咒后停住了,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Matt?”一把雨伞遮住了雨水。

上帝真的存在吗?Matt不知道,但此时他相信是上帝听见了他的苦痛。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Matt的声音在Tom的肩膀处闷闷的响起。

“我只是去警局报案而已,也没丢些什么只是可惜了那本你的病历记录。”Tom一遍遍安抚着他紧绷的身体,将手心的温度传达过去。

“你愿意收留我吗?我想我刚刚揍了我的上司…”

“我能给你的只有一个家,如果是住处,那我就爱莫能助了。”

忽然发现

TordTom:😈👿
MattTom:🤗🙂
KidTom:😏😒
EddTom:😁🙂
1110:😤😤

啊啊啊啊啊啊好想吃闪冷闪冷闪冷闪冷闪冷闪冷【碎碎念碎碎念碎碎念碎碎念碎碎念嘟囔嘟囔嘟囔嘟囔嘟囔嘟囔】
等我从给EW疯狂产出忘我的状态中出来我就给闪冷产粮【小声逼逼】虽然感觉很难出来,而且百粉点梗我到现在都没写完【嘟囔嘟囔】还是乖乖产EW去【碎碎念碎碎念】

好想画牛仔装的自己和考古学家自己见面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试了一下衣服我怎么能那么帅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真自恋xxxxxxxxxxxxxx

Matt生贺



cp:Matt/Tom,曾经Tord/Tom双箭头


时间:Tord第一次离开后,Matt失忆。


“你叫Matt,我是你的朋友。”

“我们难道不是恋人吗?”

又开始了,Matt担忧的看向Tom的房间,玻璃的碎裂声木头的断裂声以及咒骂声透过门板传到外面,他走到门前,握住把手却又松开。自从那个红衣服的家伙走后,Tom就变的不对劲了。

他说不出是什么地方变了,也记不得Tom以前是否是这个模样,而且Tom也答应与自己交往,可心中为什么这么难过呢?

Tom出来了,醉醺醺的带着他的酒瓶倒在沙发上,Matt担忧的坐过去握住他的右手,血又渗透了白色的纱布,被相框玻璃划开的伤口一次次粘合一次次被扯开。

“Tom,我去打那个家伙好不好,不砸东西了好不好”Matt的声音有些梗咽“开心一点好不好…”

“你不必这样。”Tom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把染血的纱布拆下重新垫了一块新的酒精棉花。

“可我是你的男友啊!”

“这不代表任何事。”

“你为什么要吻我?”

“那是一个错误。”

“但…”

“够了!”

那句疑问终究没有问出口,Tom又回到了那个房间,就像是一个用牢笼把自己关起来的野兽。

房间内一片狼籍,秘密实验室里的工具也几乎被砸得粉碎,Tom靠着门板慢慢滑下,空空的酒瓶在脚边堆积成山,他对着那面唯一幸存遇难的墙看了很久,忽然就把手边的酒瓶砸了过去,炸裂的碎片打歪了墙上的相片。

“…你这个混蛋!”Tom突然冲上前不顾玻璃把脚划的血流满地,他把相片扯下高举过头,然而他停住了“你怎么就舍得离开…”

时钟因为电池的耗尽停止运转,地上的血液早已变成黑色的血痂黏在地上,Tom从噩梦中惊醒,相框坚硬的边抵在胸口,腹中疼痛难忍恶心感不断的上涌至喉间,他扯开裹在身上的被单跪在地上呕出来的只有清水。

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没有窗户的房间不知道外界是白天还是黑夜,长期没有进食的身体,稍稍起身就感到晕眩。

Tom打开门,积攒着的空酒瓶洪水般涌出,外面还是黑夜,时针指向三点,他向前走了一步,白色的液体倾倒而出,又被干净的纱布吸干,在旁边还放着一碗曲奇。

牛奶?

此时已至初秋,脚浸在液体中却也不感冰凉。

“Tom?”

沙发上一个人影动了一下,他打开茶几上的台灯,昏暗的灯光照亮了他疲倦的脸和浓重的黑眼圈。

“Matt你怎么在这里?!”Tom暗骂一声迈着自己虚弱的双腿几乎是摔在Matt旁边的地上把他按回沙发“靠,你在这里睡了多久,Edd呢?他怎么没拦着你!”

他站起身却被Matt拉住了“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男友,至少没有你想的他那么好…不会让你开心,笨笨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但我会努力的!我会一直让牛奶温温的,会给你小饼干,所以!所以…能不要露出这么伤心的眼神…”

自己真的做错了,Tom坐到Matt身边握紧他的手。错在把Tord看得太重而忽略了所有人“先睡吧,明天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Tom慢慢梳理Matt的头发,直到他睡去。

是时候该放下了,相片被倒扣在茶几上,只剩下半张Tord的照片,在撕口的边缘处有一片蓝色的衣角。

被自己帅到了,完蛋了,不想找小哥哥谈恋爱了,准备准备开西部au!或者西部世界au!

第一次,彻底把自己老变态+怼人狂魔+敬语狂魔等等的身份和在一起爆了出来,好对不起骨爹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自设】【RBGP企划】【Blue Army】
感觉自己进步了xxxxxxx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