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rofessorZeroth

红斗是我老婆!!!!!!!

记一个莫名出来的想法

大约就算是私设?

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妖精鬼怪都可以变成瑞兽或凶兽,这和他本身的属性无关,单单仅是个人的所作为。

举个最普通的例子,龙可以让干旱的地方降下大雨,这变成了瑞兽,而另一条龙让地方发起洪涝这变成了凶兽。

然而饕餮,似乎是个异类,在这一族群的历史中,只有凶兽,无理智的凶兽。

设定呢,自然是没有推翻,问题还是出自于这个血统上。

所有携带着饕餮血统的族人,都被拖延到30岁才觉醒,在此之前他们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个圣人,好得不得了,没有脾气,规规矩矩不越雷池没有暴力倾向。

这都是为了让他们在觉醒后成为瑞兽,而不会坠落成残虐成性的凶兽。

可惜30年的普通人生活让这些可怜“人”无法承受觉醒后本身特性带来的痛苦,他们必须不停的吞噬,一次次撑破原来狭小脆弱的肠胃,一次次愈合,无处可去的满溢感,无法排出也无法吐出,只能堆积在身体里折磨着属于人类的脆弱精神。

有人选择了用死亡逃避,而有些人选择了麻木接受。

就这样唯一无理智的凶兽就这样诞生了。

有人疑问为何不早早刚开始就觉醒?

傻啊,小孩子的欲望才叫做无止无尽,再加上没有良好的善恶观念和三观,他们只会放肆自己的欲望,当然你想要培养有理智的凶兽饕餮,那就这样干吧。

由于这个种族的幼年三观培养和属性,一度被自己逼迫到灭种,而你知道,瑞兽总需要一些事情来标榜自己的祥瑞身份,杀死几个无理智不会抱怨只会用本能行事凶兽,有比这更轻松的事吗?

但全部杀死,啧,还是多饲养一些多点轻松活吧。

人设更新以及Pass的RGBP企划形象

啊啊啊啊—————想看Doctor和Connar互动!!!!!如果严格来算舔舔怪的话…那应该是10th!!!!
到处呸喽呸喽,11th也可以!!!!!骗吃骗喝小饼干苹果蛋奶糊!


10th:嗯…槲寄生油,有趣的选择。
Connar:槲寄生油,产自XXX地区,放置35年左右。
Rose&Hank:【嫌弃】

如果加cp向大约就是
11th:你尝上去怪怪的。【咋吧嘴】
10th:是吗,倒是你有些过甜了。

Markus:传递样品吗?我没有装分析插件抱歉,这件事去找其他警用仿生人会比较好。
Connar:只是试试人类的情感表达方式。


【好ooc啊_(;3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两个舔舔怪放一起的感觉,就是…哇…还不如正剧向


对于Doctor而言,仿生人有点像赛博人,而的确他们在苏醒在违抗人类命令,但仿生人和赛博人还是不一样的,他无法妄断结论,必须和异常仿生人谈谈,因为在未来中没有明确提到仿生人的结局。
他追寻信号找到一个异常仿生人(垃圾场那个)获得了耶利哥的位置。

康纳在犯罪现场附近发现了Tardis,无法扫描他,但是和任务没有多大关系,就搁置在一边。
然而在搜寻异常仿生人的过程中发现了更多高科技的痕迹,就把这个异常判定为威胁。

警局里新来了个新人,说是拥有什么上面推荐的信函,直接被插入这个案子里,他下巴有点大,不怎么接近仿生人,除此之外没什么不正常的。然而一次,Connar触碰到了他,两个心脏的跳动,和略微奇怪的内脏蠕动。

之后那个新来的人身边同样奇奇怪怪的高科技痕迹让Connar想到之前仿生人案子中的疑点,就去找他对峙。
“告诉我你是谁,我不会死,如果你想逃我会抓住你。”
11th嘴角抽抽x没想到那么快就被发现不对劲了xxxxx

在一段微妙的推心置腹后,11th了解到那些不正常的高科技痕迹,他第一个想法是Master回来了,但后面他在电视大屏幕上看到一闪而过的10th【Markus演讲完,所有人离开的时候】

11th:还不如Master!时间错乱别吧又来了啊!

10th去帮助了耶利哥,大约就是和平线了,异常仿生人们被牵引着走向维护个人权益,而且这次有10th在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仿生人死去了。

Connar成为异常仿生人后见到了10th,只能说他看上去很普通,并没有11th表现出来他们一见面就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x然后10th也知道了11th的存在,但只是奇怪,和猜测,他没有博士之日的记忆。

而最后的游行和演讲,也有一部分是两个Doctor在双方背后推动,让仿生人的受伤少一点,然而牺牲还是有的,无法避免。

11th和Connar一起去了基地,11th假说自己是护送人员,在哪里救下了Hank,得到了一句“你tm也是仿生人?!”毕竟手段太高科,完全看不懂x

最后,10th和11th只是遥遥的望了一眼,在转头后,10th忘记了11th,就像之前的无数次那样。

这当中也有分剧情没细说,就像11th发现了Kara和Alice,但掩护他们离开,10th帮她们过了海关。

啊啊啊啊啊啊…我想吃1110和康马互动啊啊啊啊啊啊…

根据这个梗瞎写写了一段,不打tag了

黑斗/红斗



黑色,你能想到多少关于黑色的事物?黑暗,邪恶,阴暗,悔恨,这支花真的很能透彻宿主的心理不是吗。
那支花已经在他的身体中生长了70年,从心脏开始发芽,链接肢体的再也不是经脉与骨,而是一簇簇纠缠的枝条,牵动四肢的思绪也被细密的根茎钻入,吸取过去关于黑斗的记忆。
可妖族的身体终究和人类还是不同的,钻入眼球的花开了又谢,黑色的花瓣层层叠叠取代了原来的红色,属于黑斗的一部分也终于再次复苏。
红斗是倒霉的吗?无法死去,只能日益被生长的根须折磨,而恋人早已消失,留下的只有左手心一个小小的印记。
但他是幸运的吧,毕竟到最后,黑斗不是恨着他的。

【当神不让】错位标记



cp:Alpha黑斗/Omega红斗
高亮:ooc难吃。
私设ABO:发情期是人类,普通动物,没有能很好控制自己的弱小妖物特有的,而强大的妖族可以控制自己的动物本能。

【我们在神明的注视下犯罪,在他们离开后赎罪】
-------------
妖类总是在无止境的吞噬与被吞噬间来回摆动,在死亡的边缘挣扎,在狭窄的缝隙中苟延残喘。即使是那些看上去最纯良在人类世界中活的最逍遥的家伙,行吧,数数他牙缝里的血丝再说。

每个初生的小鬼都会被长辈讲一个关于拯救的故事,危难时刻突然冒出的神秘人,不求回报只想你活的安生平稳。那只是谎言,为了等你成长,为了填补自己无尽欲望的谎言。只有撕裂强者鳞骨的同时裂开自己的皮肉才有可能活下去,伤口总会愈合,须臾无望的祈祷是来自地狱的菟丝子,沾上一点就会被吸取所有生命。

风带来潮湿的雨气卷入破旧的祠堂,拽着空气中漂浮的灰尘徐徐落下,几片碎瓦在地面碎成几块颗粒陷入泥泞中,夜幕还未到来,云雾却提前笼罩了天空,遮掩了那九天之上窥视的耳目。黑斗藏身于神像的祭台下,这并不能为他带来多少保护,野兽沉重的脚步在祠堂外来回走动,而更多的吼叫寻觅着雨幕也无法洗去的血腥气息,缓缓靠近。

气息吹过胡须,掀起地面沉积的灰尘露出下方通向祭台的脚印。黑斗似乎察觉到了,他把自己缩得更紧,手指在脖颈处收缩,护体的妖气此刻却形同虚设任由血珠滚落,掀起野兽们另一发狂躁暴乱。

他放弃了,不管他之前想干什么,他放弃了伤害自己,只是蜷缩在角落透过祭台开裂的隔板看向外面的天空。

“所以你打算躲我一辈子?”更浓重的血腥出现了,正如同那人的信息素仿佛来自尸山血海的战场,无数的幽魂发出无声的呐喊,他们困于此囚于此,沉溺在杀虐带来的快感中,在无限的混乱中轮回。

嚎叫停止了。

“红,斗?”黑斗愣住了,他原本就没有期盼红斗的到来,又或者说他就是为了远离红斗而选择这个偏僻的地方,可他还是来了,就像之前的无数次那样,把他从危难中拯救。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妖呢…明明比人还善良,却愿意拯救那么小小的自己?明明自己已经逃的足够远了,还是让他看见所救之人是那么弱小还被原始的兽性所控制。

“该死的,还是来晚了吗。”红斗扯开黑斗蓝色军服的后领,除了脖颈上一道细长的伤口再无其他。温热的泪水混合着衣领上未干的血渍向下渗去,却在即将触碰到肌肤时被妖气阻拦在外,红斗从未见过这样的黑斗,紧紧攥着他的袖子像是攥着最后能寻找到的依靠,却又不敢让整个人都抱住他拦住他的退路。

含糊不清混杂着鼻音与哽咽的呼唤声在这狭小的角落沉沉的坠下,黑斗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他已经想放开自己囚住红斗的双手,囚住他成为妖族从未有过的大英雄的命运,但最终哪双手臂还是在他身后交叉,沾上了祭台掉落的红漆与淤积的灰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放下了什么,又扛起了某些红斗曾经所逃避。

现在夜晚降临了。

妖物失去了指引他们方向的气味,在山林茫胧的雾气中盘旋,深红色的妖气从手心肌肤的相交处抑住了那翻腾的气息,黑斗回头看向那座祠堂,能证明他的躲藏,他在扣去腺体回到红斗身边与将自己从他命运中抽离的纠结,都化作废墟沉寂在记忆中,没有了,没有能证明发生过的这一切了。

一路无言,眼镜仔抱着枪坐在门口,头一点一点向下垂去,草帽几欲落下,又被乱糟糟的头发固定在头顶不得动弹。偏房胖子的呼声透过石灰墙在院子里打了个转坠入井中回荡出奇怪的响声。没人发觉他们的离开与回来,即使是站在墙头守夜的刀疤也没有发现晚霞的归去时带去了一抹黑色的乌云和一摊深红的血迹。黑斗被按在床上,原先散落在床脚的被子很轻易的盖住年少的妖物,作为班长,一件小小的单人内室是最大的权力了。

没有恐惧,没有贪婪的野兽在周围游走,更没有疼痛带来的那丝清明,黑斗此时仿佛漂浮在虚幻的梦境中,躺在这个离开前告别的地方,而红斗没有离开,依旧握着他的手,让战场中沾染上一个外乡人的气味。

“下一次他们再问起,就叫我哥吧。”啊…多么美好的选择,只要踏出这一步,就再也不怕被抛下了,可另一步,却永远不可能踏出了。

“班长。”黑斗叫出了哪些士兵们称呼他的方式,而他的眼神,他紧抓住红斗袖子的手指,微微泛白的骨节,红斗不清楚这个少年究竟是因为最初的那次“拯救”而变质的雏鸟情节,还是对于他身体中雌性的那一部分本能的追求,他没有拒绝这个称呼,也没有叫羁反抗这份感情。

可他是不同的,红斗不明白那个眼神,他对于黑斗的感情是复杂的,而一个模糊的选择无法带来任何美好的结局。袖子抽离,黑发妖物像是看到了这个结局,只是笑着说“明天见,班长。”等待着下一次,在那个无证明的小祠堂中喊出红斗的名字那样,等着他黑色的眼睛凝视入另一双眼中。

可这份拖延与回避终究还是在那个地下石穴中提前结束了。


------------------
“所以你就准备为神卖命?你比我想象的还傻,红斗。”

“总有些事是要你不得不去干的,别因为你原型在交配期会吞噬伴侣就把别人都想的那么无情。”

“天,只有雌性!况且我们是妖物早就摆脱了本能的控制!挂了,那个小姑娘找来了。”

手机屏幕暗下,连同着这个房间中最后一点光亮也一同消散,汪笑笑的鼾声倒是和多年前那个夜晚重合了。

那是看神的目光吧,期待着能得到赏识与偏爱,却又惶恐着被抛弃,小心翼翼的做出每一个选择,因为神都是冷漠无情的。果然,自己真的很像一个该死的神,对于那个少年只是自私的利用而已。

突然间,红斗想来根烟,一点人类的排解方式,无论什么,只要让自己摆脱这恼人的真相就好,左手中指服磨蹭着掌心应有黑色印迹的地方。如果他做出了选择,那现在又是什么光景?可无论如何想象,他的脑中无法浮现出一个黑斗存活下来的结局。



-------------

写完了,ABO没有肉;P

你存在于自我意识的下一秒,属于将来的下一秒。
所有你见到的,你正在交谈的,你所熟识的人都停留在过去,过去的前一秒。
也是你想要逃离的过去。
一旦开始回想自己曾经做出的错误选择,这种逃避就拉开厚重的红幕,思绪化作丝线牵扯着木头人的四肢,在崎岖的迷宫中上演平行世界的戏剧。
或者说,喜剧?
第一幕,就给他定名为过去的无憾吧。
红蓝药丸吞下相反的哪一颗,挽留指缝中滑落的那一缕秀发,心再也不是被灰暗的补丁层层覆盖,所有的热情与火热被失望扑灭,湿黏的布料紧紧的贴在胃上,恶心,却又只能任他坠落,把所有感知淹没在只是用作生存的脏器中。
对了,他还会是金色的,真诚的金色心脏,在她伤害我之前,给她尝尝那个滋味!
…这个想法是真的幼稚了。
第二幕,正标题:现在的辉煌。
副标题:现实中第一次感到惶恐。
看看眼前的房间,那应该更大一点,没有挂在床头室友的衣物,柔软的席梦思和纯色床单的单人宿舍那就够了,你的幻想永远不会超离现实太过遥远,永远是可达到的目标,一个在深夜用抱怨和讽刺掩饰自己羡慕和不屑的生活。
你也可以达到,只是之前没有努力而已,这么想着这么入睡,在另一个这么普通的夜晚这么想着另一种生活。
该刺出副标题中的惶恐了,偏题走太远顶多划去19再在旁边写一个小小的20。
你所不希望逃离的现在的朋友这时候就跳出了剧本,跨坐在迷宫的高墙上等待你给肢体僵硬的他们按一个新的结局。
他追上了喜欢的女孩?她考入了心仪的大学?他在赛道上尽情挥扬年轻的汗水?
重新回到剧本吧,有着完美过去的“你”是与他们没有一点交集的。
会选择与现在一刀两断的永远只有过去,而现在他会害怕,这种害怕可不只是什么我在不认识他们怎么办,他还有对方因为自己做出的一个小小选择变了,超出了自己掌控的他的过去,这可真残忍,告诉一个人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掌控一切。
第三幕?别叫将来了,直接叫彻彻底底的妄想吧,那可没有一点真实的东西在里面。
出演人员:你,你不想逃离的人,你的童年幻想伙伴。
出演内容:童话般完美的Happy End。
嘿,我知道这时候应该说一些“但你属于将来的一秒,还可以做出选择,决定现在的选择,一切会更美好的。”
但一个只想着重来的人,哪里又会抓住未来的选择呢。@

【当神不让】落星



cp:减红
ooc爆严重抱歉

对于光明净土的样子是我猜哒:P
-------------

在这片土地上,森林不是仅有的一切。

红霞在树冠间缠绕,夹杂着夏日的温热和余辉照耀的金色云朵,只有在那些幽暗的角落,灯光无法触及的地方才能触碰到菩提隐藏的傲慢。红斗凝视进中心最为厚重的一点,它即将参杂入黑色的丝絮,从内部一点一点吞噬最后化作夜晚,褪去所有白日的躁动。他期待着,而天空也本应如此变化。

云层退散了,它终究只是停止在荷塘中粉莲的寡淡,太阳在即将坠落前再次升起,黑夜还未撒出第一粒星辰就被流放。

呵,神明的日不落天地。

草叶梢头被炙热的阳光晒的微微发黄,垂拉着贴近地面寻求最后一丝生存的凉意。杨减从虚伪的灯光下离开踏上这片草坪,它们来不及向两边排开,绿色的汁液从裂口中吐出,在鞋印的中央汇集。

“如果将白天比作一个种族的盛世,那么黑夜就是坠落的前奏,所有曾经隐藏在焯烈的光辉下的星星全部暴露,无处隐藏,无处躲避,最后在下一个盛世来临前,坠向无边的地平线,没有人能例外,无论是上古的妖族,现代的人族,还是神。”

前奏,间奏,终曲。

舌苔下压,气音从双齿之间兹出,他把最后一个字坠到喉咙深处,气虚飘离,未散去的夜间寒风将它刮向光芒中,就这么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烟雾。清莲的香气与苦涩的草气彼此缭绕纠葛,这应该是让人所喜爱的,但在这个没有黑夜的世界,属于菩提的骄傲浓重的,隔离了所有空气。红斗没有回头,微风吹动如烈焰般燃烧着的红发拂过他的手臂,给予了战神不曾拥有的温柔,随后又被拽回地面,不复存在。

“可惜现在,我只等到一颗坠落的流星。”

阳光是炫目的,杨减眯起眼睛,睫毛被镀上一层血金,错乱间如同刚刚在战场上最后一击洞穿半龙人的胸腹,回身甩下三尖刀上的血珠,却又柔和了银色头盔反射出的尖锐冷光,他看到对方眼里翻腾的红色丝絮,是血色的妖气?还是红发的倒影?只是这一切的猜测后,那双眼中的光芒是暗淡的,没有他的身影,也没有任何其他人的身影,只有黑暗在瞳膜下盘旋。

杨减说:“你应该呆在蠢狗身边。”

凭什么?凭什么是我要像一个该死的仆从一样守着你的狗?

红豆凑近了,瞧啊,瞧这位神明是多么自大,瞧他暴露在外的弱点,轻轻松松就能被握在双手之间,只要按下去,一切就安静了。

你凭什么让我失去自由?

他靠近了光,垂下的红发在手背上瘙痒。

你已经不再炙热,不再烫手,只是一块冷却的,谁都可以拾去的石头。

他靠的更近了,吐出的气息微弱的划过嘴唇。

你又为什么给我复仇的希望,最后再用脆弱夺去他?

脉搏的跳动,太吵了。

“你只是凡人了。”去躲藏吧,去害怕吧。

他一直紧握着的左手张开了,轻轻的搭在对方脆弱的脖颈上,在一次次心脏向全身输送血液的跳动中,化作一艘防风暴雨中的小舟,无力的攀附在甲板上,在皮肤上。这只手现在只有掌纹,没有包裹的外骨骼,也没有任何印记。

但那种鲜红还是保留了。

血液,这些刻于红斗本能中维持生命最无法抛弃的事物,此时却将它弃之于无物,从掌心的月牙形伤口中涌出随即又沿着乳突肌下滑,沾染白色的衬衣,烙上刺目的红色印花。

只是可惜了,神明的血和他们一样,无情无味只有暴虐的涌入肠胃后,舌根泛起的苦涩。

…还是给那个叫自己班长的小女孩一点情面吧。

意料中的那一拳还是击在了额头,没有多少疼痛,也没有突然直视阳光时的刺痛,一切的视野都被红色覆盖只是顺势倒下去时,草尖刺入掌心的伤口让他再次握紧拳头,至少伤口破开后,其他的情感就被覆盖了。

“收起那无用的同情心吧,你从未拥有过它。”红斗呲笑了一声,妖力将对方刚刚扔下的红色发带托到他的脑后,或许是南风太过温柔,又或许是由那个紫发小女孩想起了那个活在自己记忆中和血脉中的黑发少年,发带打了个结,头盔后散落的红发被系数扎起。

“当我已经不再属于我自己,又有什么是属于一枚戒指的。”


-----------
期中考考完了!家长会接着完蛋x

【Voltron】Lost




Lance个人向
超短 Ooc预警
前情提要:在模拟驾驶失败后,Lance三人在学院偷偷驾驶一艘飞船练习,Keith为了抓住他们也登上了飞船。

--------------

时间在这里失去了意义。

他躺了多久?一分钟?一小时?一年?还是已经过去了一辈子?闹钟只会响起两次,早上六点是《蓝色多瑙河》,晚上八点是《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剩下的时间只有发动机工作时的嗡鸣,和无尽的沉默。

身下是底舱冰冷的铁板与黑色的空间,似乎无论你付出多少温暖,都只是被一再的剥夺,直到被寒冷同化,被冰霜覆盖,漂浮在星辰之间,最后坠入崩坍的恒星中接受永恒。

没有人能得到偏爱。

这艘船一直那么破烂吗?记忆中它完整的样子已经被埋没在一次次逃亡和一层层红赤色的废铁下。Lance将右手臂枕在脑下,然而后脑被焊接的突起铬出的胀痛并未因此消失。它完整的时候应该比现在舒适多了,至少在开出基地的时候,自己还坐了十分钟没有弹簧刺出的椅子。

胀痛转移到了左边。Keith,这个名字连同回忆,一起从脑海尘封的角落被倾倒出来。说真的,那些星际海盗的飞船太老了,足够放进博物馆被参观的小鬼涂上口香糖,但就是这些船将他们从濒临饿死的边缘解救,也将他们推入另一个深渊。

Keith,是的,Keith。他冲向那群海盗,然后被扔了回来。

Keith,依旧是Keith,不愿相信自己已经成为宇宙中的流民之一。

Keith不停地反抗着,每一分钟都让海盗对他失去耐心,Lance知道自己也应该反抗,至少是作为一个地球人站在他那一面。但自己大概是老了,在离开地球的瞬间,在不同时间流速的太空中,老了。尊严退到了存活的身后,用地球遗民的身份,换来了生存。

这是第一次,他们直视入对方的眼睛,没有争吵,只有失望和愤怒。

海盗不需要反叛者。而自己最后能为那双眼睛所做的只有一艘逃跑的飞船。

4个,只剩下3个。

发动机的嗡鸣顿了一下,扇叶裹着掉落下来的螺丝不断敲击在内壁,他有一定几率会因为发动机爆炸变成一具焦炭,也有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

金属敲击声停止了,看来这次他是幸运的。

Hank在第一次前往大卖场时,就找到了自己在未知的宇宙中奋斗的意义,而Pidge,寻找到哥哥成为支撑自己的一切。而自己?已经失去勇气再去寻找新的奢望。

僵硬从后脑压迫的地方向指尖蔓延,右手似乎属于另一个人,穿插在发丝之间,温柔的将碎发掖到耳后。只是当皮肤触及那份冰冷,这里只剩下一个孤独的灵魂。

他所拥有的只有他们。

真的,自己真的是太老了,老到Hank想要在大卖场安稳下来,自己能够看着他,面对着他的离开,用沉默与无视灭绝他所有回归队伍的欲望,却也太过胆小,不敢说出那句祝福。

还有2个人。

中提琴的声音从喇叭中传出,头顶刺目的白炽灯终于暗下。人类在失去视觉的同时,某些其他感官却会因此加强,比如触觉,比如听觉。

激烈的交响曲中,楼上传来一声轻轻的落锁声,在此之后则是短促的哭泣。声音能遮掩很多事物,但临时隔断的木板却将所有泪水与自言自语从缝隙中流下。

他的泪水在注视着Galar的激光束穿透地球的核心,炙热的红色燃烧尽蓝色的瞬间也一同蒸发干涸。他不再哭了,又或者只是没有一个能够独处的地方,将所有的脆弱倾倒给自己。

失去故乡,亲人,能代表自己存在过的一切,够多了,在这个钢铁牢笼中,悲伤与沉默够多了,不需要他的泪水,来增添悲伤。

“Lance!我找到了Matt的讯息!”

现在,只剩下一个人了。





----------------

复健失败。


三个和我家亲亲日葵儿对戏时写出来的片段!和日葵儿在一起就超级有灵感的!!!!!!!


就像婴幼儿试图将母亲并不丰盈的奶水从胸脯中吸出,他们总会用切齿将表层咬破,这也能让他们存活下来,那些小吸血鬼们,喝着母亲的血吃着母亲的肉享受着母亲的生命,最后要么抛弃一切抚养自己下一代的吸血鬼,要么被生命迷惑无法脱离这口中生命的来源,这时候他们就不是吸血鬼亦或是食人魔,只是一条可悲的安康鱼罢了。

你会在科技馆看到双头羊,三尾猫,三颗蛋蛋和两根yj被包裹在肉色的皮囊中被福尔马林阻止了僵硬后的下一步程,玻璃管下面的锡牌会告诉你他们是大自然的错误,上帝没有画完的造物,但你不会在床上遇见他们,即使这样的人类可能被上帝亲吻过,也不会去渴求有着这样身体构造的人类,会带着他双倍的头和双倍的性能力满足你,或者溢出你所想要的。

乙状结肠上面是空肠,再上面就是人类储存宿便的地方,肮脏的人类身体,和纯净的恶魔躯体,这有些讽刺,那些信徒的一生都在渴求神明的指导下,圣水的洗礼下,自己的罪孽能被洗清,身体的肮脏能被除净升上欢愉的天堂,永生永世享受快乐,可名为冷漠的天堂,在产生后悔的情绪前,就被消灭所有欲望。他们不知道,又或许只是不敢去想不敢去做,当罪孽积攒到极致时,成为恶魔是化成初始的纯净最快的方法,却也依旧保留了欲望,欢愉到世界终结。

zhuojun啊(;´༎ຶД༎ຶ`)你饶了我吧_(´ཀ`」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