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rofessorZeroth

胖友!和我一起在北极圈看风景吗?【吸溜鼻涕】

你存在于自我意识的下一秒,属于将来的下一秒。
所有你见到的,你正在交谈的,你所熟识的人都停留在过去,过去的前一秒。
也是你想要逃离的过去。
一旦开始回想自己曾经做出的错误选择,这种逃避就拉开厚重的红幕,思绪化作丝线牵扯着木头人的四肢,在崎岖的迷宫中上演平行世界的戏剧。
或者说,喜剧?
第一幕,就给他定名为过去的无憾吧。
红蓝药丸吞下相反的哪一颗,挽留指缝中滑落的那一缕秀发,心再也不是被灰暗的补丁层层覆盖,所有的热情与火热被失望扑灭,湿黏的布料紧紧的贴在胃上,恶心,却又只能任他坠落,把所有感知淹没在只是用作生存的脏器中。
对了,他还会是金色的,真诚的金色心脏,在她伤害我之前,给她尝尝那个滋味!
…这个想法是真的幼稚了。
第二幕,正标题:现在的辉煌。
副标题:现实中第一次感到惶恐。
看看眼前的房间,那应该更大一点,没有挂在床头室友的衣物,柔软的席梦思和纯色床单的单人宿舍那就够了,你的幻想永远不会超离现实太过遥远,永远是可达到的目标,一个在深夜用抱怨和讽刺掩饰自己羡慕和不屑的生活。
你也可以达到,只是之前没有努力而已,这么想着这么入睡,在另一个这么普通的夜晚这么想着另一种生活。
该刺出副标题中的惶恐了,偏题走太远顶多划去19再在旁边写一个小小的20。
你所不希望逃离的现在的朋友这时候就跳出了剧本,跨坐在迷宫的高墙上等待你给肢体僵硬的他们按一个新的结局。
他追上了喜欢的女孩?她考入了心仪的大学?他在赛道上尽情挥扬年轻的汗水?
重新回到剧本吧,有着完美过去的“你”是与他们没有一点交集的。
会选择与现在一刀两断的永远只有过去,而现在他会害怕,这种害怕可不只是什么我在不认识他们怎么办,他还有对方因为自己做出的一个小小选择变了,超出了自己掌控的他的过去,这可真残忍,告诉一个人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掌控一切。
第三幕?别叫将来了,直接叫彻彻底底的妄想吧,那可没有一点真实的东西在里面。
出演人员:你,你不想逃离的人,你的童年幻想伙伴。
出演内容:童话般完美的Happy End。
嘿,我知道这时候应该说一些“但你属于将来的一秒,还可以做出选择,决定现在的选择,一切会更美好的。”
但一个只想着重来的人,哪里又会抓住未来的选择呢。@

【当神不让】落星



cp:减红
ooc爆严重抱歉

对于光明净土的样子是我猜哒:P
-------------

在这片土地上,森林不是仅有的一切。

红霞在树冠间缠绕,夹杂着夏日的温热和余辉照耀的金色云朵,只有在那些幽暗的角落,灯光无法触及的地方才能触碰到菩提隐藏的傲慢。红斗凝视进中心最为厚重的一点,它即将参杂入黑色的丝絮,从内部一点一点吞噬最后化作夜晚,褪去所有白日的躁动。他期待着,而天空也本应如此变化。

云层退散了,它终究只是停止在荷塘中粉莲的寡淡,太阳在即将坠落前再次升起,黑夜还未撒出第一粒星辰就被流放。

呵,神明的日不落天地。

草叶梢头被炙热的阳光晒的微微发黄,垂拉着贴近地面寻求最后一丝生存的凉意。杨减从虚伪的灯光下离开踏上这片草坪,它们来不及向两边排开,绿色的汁液从裂口中吐出,在鞋印的中央汇集。

“如果将白天比作一个种族的盛世,那么黑夜就是坠落的前奏,所有曾经隐藏在焯烈的光辉下的星星全部暴露,无处隐藏,无处躲避,最后在下一个盛世来临前,坠向无边的地平线,没有人能例外,无论是上古的妖族,现代的人族,还是神。”

前奏,间奏,终曲。

舌苔下压,气音从双齿之间兹出,他把最后一个字坠到喉咙深处,气虚飘离,未散去的夜间寒风将它刮向光芒中,就这么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烟雾。清莲的香气与苦涩的草气彼此缭绕纠葛,这应该是让人所喜爱的,但在这个没有黑夜的世界,属于菩提的骄傲浓重的,隔离了所有空气。红斗没有回头,微风吹动如烈焰般燃烧着的红发拂过他的手臂,给予了战神不曾拥有的温柔,随后又被拽回地面,不复存在。

“可惜现在,我只等到一颗坠落的流星。”

阳光是炫目的,杨减眯起眼睛,睫毛被镀上一层血金,错乱间如同刚刚在战场上最后一击洞穿半龙人的胸腹,回身甩下三尖刀上的血珠,却又柔和了银色头盔反射出的尖锐冷光,他看到对方眼里翻腾的红色丝絮,是血色的妖气?还是红发的倒影?只是这一切的猜测后,那双眼中的光芒是暗淡的,没有他的身影,也没有任何其他人的身影,只有黑暗在瞳膜下盘旋。

杨减说:“你应该呆在蠢狗身边。”

凭什么?凭什么是我要像一个该死的仆从一样守着你的狗?

红豆凑近了,瞧啊,瞧这位神明是多么自大,瞧他暴露在外的弱点,轻轻松松就能被握在双手之间,只要按下去,一切就安静了。

你凭什么让我失去自由?

他靠近了光,垂下的红发在手背上瘙痒。

你已经不再炙热,不再烫手,只是一块冷却的,谁都可以拾去的石头。

他靠的更近了,吐出的气息微弱的划过嘴唇。

你又为什么给我复仇的希望,最后再用脆弱夺去他?

脉搏的跳动,太吵了。

“你只是凡人了。”去躲藏吧,去害怕吧。

他一直紧握着的左手张开了,轻轻的搭在对方脆弱的脖颈上,在一次次心脏向全身输送血液的跳动中,化作一艘防风暴雨中的小舟,无力的攀附在甲板上,在皮肤上。这只手现在只有掌纹,没有包裹的外骨骼,也没有任何印记。

但那种鲜红还是保留了。

血液,这些刻于红斗本能中维持生命最无法抛弃的事物,此时却将它弃之于无物,从掌心的月牙形伤口中涌出随即又沿着乳突肌下滑,沾染白色的衬衣,烙上刺目的红色印花。

只是可惜了,神明的血和他们一样,无情无味只有暴虐的涌入肠胃后,舌根泛起的苦涩。

…还是给那个叫自己班长的小女孩一点情面吧。

意料中的那一拳还是击在了额头,没有多少疼痛,也没有突然直视阳光时的刺痛,一切的视野都被红色覆盖只是顺势倒下去时,草尖刺入掌心的伤口让他再次握紧拳头,至少伤口破开后,其他的情感就被覆盖了。

“收起那无用的同情心吧,你从未拥有过它。”红斗呲笑了一声,妖力将对方刚刚扔下的红色发带托到他的脑后,或许是南风太过温柔,又或许是由那个紫发小女孩想起了那个活在自己记忆中和血脉中的黑发少年,发带打了个结,头盔后散落的红发被系数扎起。

“当我已经不再属于我自己,又有什么是属于一枚戒指的。”


-----------
期中考考完了!家长会接着完蛋x

【Voltron】Lost




Lance个人向
超短 Ooc预警
前情提要:在模拟驾驶失败后,Lance三人在学院偷偷驾驶一艘飞船练习,Keith为了抓住他们也登上了飞船。

--------------

时间在这里失去了意义。

他躺了多久?一分钟?一小时?一年?还是已经过去了一辈子?闹钟只会响起两次,早上六点是《蓝色多瑙河》,晚上八点是《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剩下的时间只有发动机工作时的嗡鸣,和无尽的沉默。

身下是底舱冰冷的铁板与黑色的空间,似乎无论你付出多少温暖,都只是被一再的剥夺,直到被寒冷同化,被冰霜覆盖,漂浮在星辰之间,最后坠入崩坍的恒星中接受永恒。

没有人能得到偏爱。

这艘船一直那么破烂吗?记忆中它完整的样子已经被埋没在一次次逃亡和一层层红赤色的废铁下。Lance将右手臂枕在脑下,然而后脑被焊接的突起铬出的胀痛并未因此消失。它完整的时候应该比现在舒适多了,至少在开出基地的时候,自己还坐了十分钟没有弹簧刺出的椅子。

胀痛转移到了左边。Keith,这个名字连同回忆,一起从脑海尘封的角落被倾倒出来。说真的,那些星际海盗的飞船太老了,足够放进博物馆被参观的小鬼涂上口香糖,但就是这些船将他们从濒临饿死的边缘解救,也将他们推入另一个深渊。

Keith,是的,Keith。他冲向那群海盗,然后被扔了回来。

Keith,依旧是Keith,不愿相信自己已经成为宇宙中的流民之一。

Keith不停地反抗着,每一分钟都让海盗对他失去耐心,Lance知道自己也应该反抗,至少是作为一个地球人站在他那一面。但自己大概是老了,在离开地球的瞬间,在不同时间流速的太空中,老了。尊严退到了存活的身后,用地球遗民的身份,换来了生存。

这是第一次,他们直视入对方的眼睛,没有争吵,只有失望和愤怒。

海盗不需要反叛者。而自己最后能为那双眼睛所做的只有一艘逃跑的飞船。

4个,只剩下3个。

发动机的嗡鸣顿了一下,扇叶裹着掉落下来的螺丝不断敲击在内壁,他有一定几率会因为发动机爆炸变成一具焦炭,也有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

金属敲击声停止了,看来这次他是幸运的。

Hank在第一次前往大卖场时,就找到了自己在未知的宇宙中奋斗的意义,而Pidge,寻找到哥哥成为支撑自己的一切。而自己?已经失去勇气再去寻找新的奢望。

僵硬从后脑压迫的地方向指尖蔓延,右手似乎属于另一个人,穿插在发丝之间,温柔的将碎发掖到耳后。只是当皮肤触及那份冰冷,这里只剩下一个孤独的灵魂。

他所拥有的只有他们。

真的,自己真的是太老了,老到Hank想要在大卖场安稳下来,自己能够看着他,面对着他的离开,用沉默与无视灭绝他所有回归队伍的欲望,却也太过胆小,不敢说出那句祝福。

还有2个人。

中提琴的声音从喇叭中传出,头顶刺目的白炽灯终于暗下。人类在失去视觉的同时,某些其他感官却会因此加强,比如触觉,比如听觉。

激烈的交响曲中,楼上传来一声轻轻的落锁声,在此之后则是短促的哭泣。声音能遮掩很多事物,但临时隔断的木板却将所有泪水与自言自语从缝隙中流下。

他的泪水在注视着Galar的激光束穿透地球的核心,炙热的红色燃烧尽蓝色的瞬间也一同蒸发干涸。他不再哭了,又或者只是没有一个能够独处的地方,将所有的脆弱倾倒给自己。

失去故乡,亲人,能代表自己存在过的一切,够多了,在这个钢铁牢笼中,悲伤与沉默够多了,不需要他的泪水,来增添悲伤。

“Lance!我找到了Matt的讯息!”

现在,只剩下一个人了。





----------------

复健失败。


三个和我家亲亲日葵儿对戏时写出来的片段!和日葵儿在一起就超级有灵感的!!!!!!!


就像婴幼儿试图将母亲并不丰盈的奶水从胸脯中吸出,他们总会用切齿将表层咬破,这也能让他们存活下来,那些小吸血鬼们,喝着母亲的血吃着母亲的肉享受着母亲的生命,最后要么抛弃一切抚养自己下一代的吸血鬼,要么被生命迷惑无法脱离这口中生命的来源,这时候他们就不是吸血鬼亦或是食人魔,只是一条可悲的安康鱼罢了。

你会在科技馆看到双头羊,三尾猫,三颗蛋蛋和两根yj被包裹在肉色的皮囊中被福尔马林阻止了僵硬后的下一步程,玻璃管下面的锡牌会告诉你他们是大自然的错误,上帝没有画完的造物,但你不会在床上遇见他们,即使这样的人类可能被上帝亲吻过,也不会去渴求有着这样身体构造的人类,会带着他双倍的头和双倍的性能力满足你,或者溢出你所想要的。

乙状结肠上面是空肠,再上面就是人类储存宿便的地方,肮脏的人类身体,和纯净的恶魔躯体,这有些讽刺,那些信徒的一生都在渴求神明的指导下,圣水的洗礼下,自己的罪孽能被洗清,身体的肮脏能被除净升上欢愉的天堂,永生永世享受快乐,可名为冷漠的天堂,在产生后悔的情绪前,就被消灭所有欲望。他们不知道,又或许只是不敢去想不敢去做,当罪孽积攒到极致时,成为恶魔是化成初始的纯净最快的方法,却也依旧保留了欲望,欢愉到世界终结。

zhuojun啊(;´༎ຶД༎ຶ`)你饶了我吧_(´ཀ`」 ∠)_

我们会在向日葵花丛中等待日出吗?
夜,渴望看见光芒,他只能带来寂静与黑暗。金色那些寓意着太阳的宠爱被收进墨绿的花萼,枝叶低垂,最后一只盛开的向日葵也在最后一缕阳光落入地平线后,看向沉默的大地。
这是黑夜的守则。
当生命的代表停止谈论时,是否这是真的死亡?
只有黑夜知道,他们只是在看向另一端的太阳,那些细语会在阳光最盛处绽放,歌唱。
可是又有谁像黑夜一般明白,又有谁耐得住无边的寂寞。
我们在向日葵花丛中等待日出。



【一点都不想去学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Д༎ຶ`)瞎写了一点东西,这其实是在表白!!!日葵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啊…11真可爱…【乘这里没有11作死夸他?x

瓶颈,是你即将要去干某些大事时就能突破的,就像马上就要去学农,学农期间顺便考试,向日葵表白,脑子抽了去找11,行吧,这大约就是必死了x

wtmsb!!!!!!!!!!!!!!!!!!!!!!!!!!!!(;´༎ຶ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骨命_困倦窒息:

很潦草了(((
是打算画零爹的精神病au的结果现在是不是有点跑偏了←←←

「听说那个房间的患者,总是抱着一件分辨不出颜色的卫衣,明明没有伤却要往自己身上缠绷带,带上眼罩。」
「大概是想模仿某人吧。」

稳住不要慌!抱住大家!

真的有用(;´༎ຶД༎ຶ`)!!!!!!!!

ADAO阿稻桑:

提香:



hi大家早上好,截止2017.10.20 上午10:00 评论里发布的链接都已经提交解封,近期量比较大,可能会有延迟。有任何问题会及时跟大家同步~








如果找不到文章链接,可以提供主页地址给我:XXXX.lofter.com








给大家添麻烦了,谢谢大家的理解和耐心。








今天周五啦~提前祝大家周末愉快~








————————————————————————————
今早起来看首页很多童鞋都收到被屏蔽的通知~




连官方账号N年前哒文章都被封了,real尴尬,黑人问号脸~








明明什么都没干,到底发生了什么。。。








注意!!以下是解封流程




↓↓↓↓↓↓↓↓↓↓↓




大家收到了通知,先别慌,按照我的提示来:




1、首先深呼吸,摸摸自己




2、反思一下内容是否有开车、涉及敏感信息,如果有,建议先自己修改




3、如果文章内容完全没问题,可以试试下面的:




1)我做了一个教程,大家可以先试试看:教程链接




2)LOFTER小秘书之前也发布过一个教程,如果上述教程不好用,可以试试这个:小秘书文章链接








如果二次发布之后还是没有解封,请大家把「被屏蔽的文章链接」发到评论里~








我们会整理后在今天帮大家统一反馈,如果太多可能会拖到明天




再次感谢大家的反馈!








(为了保障每个用户问题都得到完善的解决,不是申请解封的评论,我会先删除一下哈~~不然一大波涌来,可能会比较难筛选)








再次感谢!给大家添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