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rofessorZeroth

胖友!和我一起在北极圈看风景吗?【吸溜鼻涕】

稳住不要慌!抱住大家!

真的有用(;´༎ຶД༎ຶ`)!!!!!!!!

ADAO阿稻桑:

提香:



hi大家早上好,截止2017.10.20 上午10:00 评论里发布的链接都已经提交解封,近期量比较大,可能会有延迟。有任何问题会及时跟大家同步~








如果找不到文章链接,可以提供主页地址给我:XXXX.lofter.com








给大家添麻烦了,谢谢大家的理解和耐心。








今天周五啦~提前祝大家周末愉快~








————————————————————————————
今早起来看首页很多童鞋都收到被屏蔽的通知~




连官方账号N年前哒文章都被封了,real尴尬,黑人问号脸~








明明什么都没干,到底发生了什么。。。








注意!!以下是解封流程




↓↓↓↓↓↓↓↓↓↓↓




大家收到了通知,先别慌,按照我的提示来:




1、首先深呼吸,摸摸自己




2、反思一下内容是否有开车、涉及敏感信息,如果有,建议先自己修改




3、如果文章内容完全没问题,可以试试下面的:




1)我做了一个教程,大家可以先试试看:教程链接




2)LOFTER小秘书之前也发布过一个教程,如果上述教程不好用,可以试试这个:小秘书文章链接








如果二次发布之后还是没有解封,请大家把「被屏蔽的文章链接」发到评论里~








我们会整理后在今天帮大家统一反馈,如果太多可能会拖到明天




再次感谢大家的反馈!








(为了保障每个用户问题都得到完善的解决,不是申请解封的评论,我会先删除一下哈~~不然一大波涌来,可能会比较难筛选)








再次感谢!给大家添麻烦了!






好气啊,我那么久以前的小市民au居然被封了(;´༎ຶД༎ຶ`)

我手手手手在颤抖,无无无无无无法冷静思考,天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Д༎ຶ`)她太棒了吧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本来想回1110tag除除草啥的,结果看到对面特别火的1011,娇羞Matt…总裁David…嗯…犹豫了…还是先…嗯…不回来了吧…

看到这些神仙了吗!!!!!!!!!!!!!!!!!!他们都是巨无敌大神!!!!!!!!!!!!!!!!!!!(;´༎ຶД༎ຶ`)

液态柠檬:

群里拖了好久的传画终于——进行一半了👀先把目前的做个长条
1.我 2.@中原帽架 3.@瘾君 4.【 ?】5.@ButcherDog 6.@MyBloodIsRed 7.@RICE.3705 8.@Sundeline___ 9.【 ?】10.@天窗绝赞爆炸中。 11.【 ?】12.【 ?】13.【 ?】

吹雪丸大大真的超级好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Д༎ຶ`)感觉今天真的是打扰她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Zeroth的起源故事

居然被屏蔽了,我都没打tag自己看看的东西---------

明天就可以去见吹雪丸大大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EW】堕落

cp:恶魔Tord/天使Tom

简介:超短,Tord试图让Tom堕落成恶魔,可他失败了。
加入了一些和EW群小伙伴讨论的私设,就像天使Tom其实是Tom小时候没有被恶魔附身,所以眼睛还是蓝色。

-----------
“你不属于他们。”羊角恶魔说。
丝线一般的红色在黑暗中纠缠。透过CHITON沾染黑色血迹与历史腐蚀出的黄色残破,黑色的绳索在缓慢的缠动勒紧,被血液中的圣水溶解却又再次增生。
你永远不知道诱引一个天使堕落能让恶魔产生多大的成就。
蓝色的光芒在指尖闪跃,最开始他还能凝结出箭矢割断一根或是两根绳索解放出自己的翅膀。现在,能量刺透掌心,眼皮因为疼痛向上翻动露出蓝色的眼眸,无意义的呻吟成了向另一个方向前行的推动力。
有时候你会迷失在这种失重感中,它有别于自己掌控的飞翔,没有一点受力点,失去所有的感官。
但这不会持续太久。
骨蹄踏在虚空中,脚踝上的黄铜铃铛盖过了那形似大理石相击的敲击声。
Tord的手掌摸进绳索与皮肤之间,如同他深色的皮肤和这个暖色调虚空,冰冷的身体总是会因为温暖的接触而拥有融化的错觉,无法拒绝也无法逃脱,可惜天使没有感情,没有回应,他还能坚持多久。
可惜这都是过去,你被同化了,被那些治愈的恶魔能量,被那些不间断充满渴望的触碰。
“仇恨,暴力。”Tord说,他捧起Tom的脸,摘下头顶已经暗淡的光环,最后一点光芒灼烧了他的手掌最后彻底化作一块原石。
“你是属于我们,不,我的。”黑色蝠翼贴近他的羽翼,白色的骨刺在羽毛中是那么的不显眼,不过很快,他就会了。
转换是痛苦的,即使是经历无数个666年的洗脑后。手臂从松弛的绳索缝隙伸出攀上对方的肩部,因为信任,这些颤抖着的恶魔尖指轻易的穿透了皮肤。
当你还是人类时,你会追求爱情。
当你是天使,唯一允许拥有的感情只有鄙夷和冷漠。
当你再次复苏哪些欲望,才会深刻的理解到痛苦。
就像之前说的,这些骨刺将会显眼起来,在黑色的血液衬托下。Tom看着从Tord后心穿入最后没入自己胸口白色骨质增生物,如同自己作为天使时飞羽的长度。
太可惜了,自己居然能理解Tord为什么现在还在笑着,死得再快一点,是否就不用再次经历这些痛苦呢。
“就像我说的。”Tord说,他又靠近了一点,亲吻终于变得温暖的嘴唇和突破在外的獠牙“你不属于他们。”

入坑入坑…毁完画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