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rofessorZeroth

红斗是我老婆!!!!!!!

【EddsWorld】Phantom

大约无cp,当成Tord/Tom看也可以


OK?


---------------

又是一夜,Tom躺在床上无神的盯着天花板,窗外的天空渐渐泛起了鱼肚白。起来吧,他爬起来套上蓝色套头衫,拿起放在床头的酒壶,顿了一下,又重新放回床头柜。

隔壁Matt还在睡,Tom打开一条门缝看了一眼又轻轻地合上,他走向最后一间房间,犹豫的敲了三下门板,扣击声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内回荡,今天,Edd也没有回来。

Tom打开冰箱,拿起牛奶罐子摇了摇,里面已经彻底空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把家里所有缺少的东西都记在一张小纸条上,拿上碗柜上的钱包,在Matt门上贴了一张字条便准备出门。

“Hello,old friend。”Tord坐在客厅沙发上对着刚从走廊走出来的Tom张开双臂,右边的机械手上拿着一把枪,脸上带着狂妄地笑配上右脸上的疤甚是狞狠“不欢迎一下我的归来吗?”

“好久不见。”Tom对他微微点头示意,Tord反而因为他平静的态度愣了一下,把手放回自己腿上,说:“well,看在这么好的态度份上先暂时不杀你。”

Tom没有理他,自顾自的打开屋门走了出去,Tord皱了下眉头也跟着走出屋子。

“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吧,上次还把我当阶级敌人一样喊打喊杀的,这次是准备装善人吗,Classic stupid Tom。”Tord跑到Tom前面转过身面对他倒退着向前走。

“你还喜欢培根吗?”

“???”

“我知道了。”

Tom两次奇怪的表现让Tord冷静下来,放缓了脚步坠在他身后,看着他究竟想干什么。

Tom在一家超市停下,对照着自己出门前写的那张纸条把物品一个个放进超市提供的购物车,在此基础上又多加了一份培根和两瓶可乐。

“认真的吗?对我这么好?不要是我那天的一炮把你给轰傻了。”Tord扒拉了一下购物袋把那包培根拿出来看了一眼又丢了回去,Tom清点完零钱把钱包塞进口袋,抱起两个购物袋像外面走去,Tord也悠悠的跟上。

这一路到家两人都没有说话,Matt依旧在睡,Tord“自觉”的坐在餐厅的椅子上,Tom把东西放进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给Tord煎了两块培根,放在桌子上,自己做到他的对面。

Tord咽了口口水,但还是把盘子推离自己,曲起左臂撑住自己的脸颊,右手敲击着桌面。

“我很抱歉杀了你。”

Tord停止敲击看向他。

“真的,很抱歉…现在你只是我因为罪恶幻想出来的一个幻觉,毕竟真正的他已经被我杀死了,有些话也可以说出来了吧…我恨你,恨你离开去参加那狗屁的Red Army,恨你抛下Edd和Matt,我不是你的朋友,但他们还是!你怎么就舍得离开!但我从来没有恨到去杀死你来泄愤…我真的很抱歉…”Tom低下头摸上了自己的眼角,泪腺因为当年被激光射中而很难再流出眼泪,也在眼角留下了一道疤痕。

“貌似看不出你有什么罪恶,甚至还没有像以前那样酗酒,所以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Tord笑了一声指了指酒柜里满满没有开过的酒瓶。

“你跟那个家伙还真像,如果他活下来了应该就是你这样吧。改变不代表堕落,Edd走了,但Matt还在,我必须照顾他,不能连累他。”话音刚落Matt的房间里就传来了喷泉的流水声。

“看来我得走了不是吗,作为一个幻影在你遇到别人的时候还能看到他还是会让你很苦恼的。”Tord离开了,Tom手上的牛奶一点也没有动过,Matt走出房间看到桌子上没有动过的培根疑惑地问“有谁来过了?”

“只是一个幻影。”

Matt耸了耸肩,表示习惯了自从Edd离开后就有些怪怪的Tom,走进客厅。

“Tom,认真的到底谁来过了还把我的《僵尸海盗三》给翻了出来!”

Matt跑过来把Tom拉到客厅,控诉的指着碟片播放器里面的一张影片,Tom愣了愣拉住Matt的手有些失控地问:“你能不能看到沙发上有一个人坐过的痕迹!”

“你指哪个像桃子一样的形状?是的我能看见,能不能放开我的衣服了,皱了就不能承托我帅气的脸了!”

Matt有些不高兴的把Tom的手撸了下去,气冲冲的走去厨房把Tom一个人丢在这里。Tom茫然的往沙发上一坐,双手撑住自己的额头,手指穿插在头发之间,长久的没有说出一句话,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愤怒。

背抵上了一个坚硬的东西,Tom把那东西从沙发缝里抽出来,那是一副液晶眼镜,在眼镜的内侧,有一个小小的凸出来的RA标志。

Tom戴上眼镜,眼前的世界变得异常清晰,因为激光灼烧而带来的刺痛也减缓了许多。

这大概也是原谅他了吧…



-----------------
没错,这就是我混更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错了马上去写DW点梗【跪】

评论

热度(34)

  1. 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TheProfessorZerot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