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rofessorZeroth

红斗是我老婆!!!!!!!

Matt生贺



cp:Matt/Tom,曾经Tord/Tom双箭头


时间:Tord第一次离开后,Matt失忆。


“你叫Matt,我是你的朋友。”

“我们难道不是恋人吗?”

又开始了,Matt担忧的看向Tom的房间,玻璃的碎裂声木头的断裂声以及咒骂声透过门板传到外面,他走到门前,握住把手却又松开。自从那个红衣服的家伙走后,Tom就变的不对劲了。

他说不出是什么地方变了,也记不得Tom以前是否是这个模样,而且Tom也答应与自己交往,可心中为什么这么难过呢?

Tom出来了,醉醺醺的带着他的酒瓶倒在沙发上,Matt担忧的坐过去握住他的右手,血又渗透了白色的纱布,被相框玻璃划开的伤口一次次粘合一次次被扯开。

“Tom,我去打那个家伙好不好,不砸东西了好不好”Matt的声音有些梗咽“开心一点好不好…”

“你不必这样。”Tom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把染血的纱布拆下重新垫了一块新的酒精棉花。

“可我是你的男友啊!”

“这不代表任何事。”

“你为什么要吻我?”

“那是一个错误。”

“但…”

“够了!”

那句疑问终究没有问出口,Tom又回到了那个房间,就像是一个用牢笼把自己关起来的野兽。

房间内一片狼籍,秘密实验室里的工具也几乎被砸得粉碎,Tom靠着门板慢慢滑下,空空的酒瓶在脚边堆积成山,他对着那面唯一幸存遇难的墙看了很久,忽然就把手边的酒瓶砸了过去,炸裂的碎片打歪了墙上的相片。

“…你这个混蛋!”Tom突然冲上前不顾玻璃把脚划的血流满地,他把相片扯下高举过头,然而他停住了“你怎么就舍得离开…”

时钟因为电池的耗尽停止运转,地上的血液早已变成黑色的血痂黏在地上,Tom从噩梦中惊醒,相框坚硬的边抵在胸口,腹中疼痛难忍恶心感不断的上涌至喉间,他扯开裹在身上的被单跪在地上呕出来的只有清水。

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没有窗户的房间不知道外界是白天还是黑夜,长期没有进食的身体,稍稍起身就感到晕眩。

Tom打开门,积攒着的空酒瓶洪水般涌出,外面还是黑夜,时针指向三点,他向前走了一步,白色的液体倾倒而出,又被干净的纱布吸干,在旁边还放着一碗曲奇。

牛奶?

此时已至初秋,脚浸在液体中却也不感冰凉。

“Tom?”

沙发上一个人影动了一下,他打开茶几上的台灯,昏暗的灯光照亮了他疲倦的脸和浓重的黑眼圈。

“Matt你怎么在这里?!”Tom暗骂一声迈着自己虚弱的双腿几乎是摔在Matt旁边的地上把他按回沙发“靠,你在这里睡了多久,Edd呢?他怎么没拦着你!”

他站起身却被Matt拉住了“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男友,至少没有你想的他那么好…不会让你开心,笨笨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但我会努力的!我会一直让牛奶温温的,会给你小饼干,所以!所以…能不要露出这么伤心的眼神…”

自己真的做错了,Tom坐到Matt身边握紧他的手。错在把Tord看得太重而忽略了所有人“先睡吧,明天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Tom慢慢梳理Matt的头发,直到他睡去。

是时候该放下了,相片被倒扣在茶几上,只剩下半张Tord的照片,在撕口的边缘处有一片蓝色的衣角。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