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rofessorZeroth

红斗是我老婆!!!!!!!

【一篇EW文】对于起名终于开始自暴自弃


cp:反转Matt/反转Tom

备注:黑老大手下Matt/心理医生Tom


昏暗的房间角落,灯明明暗暗的闪着,房外偶尔会传来上膛声和几声戛然而止的哀嚎。对面的心理医生手指紧紧的扣入自己的记录本中,他很紧张。Matt掠过他颤抖的双手将视线转到他咬住下唇的脸上,那片薄唇已经出现了一点血迹。

“您,您有,有什么,困,困扰,的地方吗-吗?”

“你…”

Matt才刚刚说出一个字,对方就吓得抱住头缩在椅子上。

“抱歉!请不要打我!”他抽泣地说道。

“对不起…”

“诶?”那个小心理医生小心翼翼的放下一点手臂,露出一点视野看向Matt“你-你嗝,为什么要向-向我道歉?”他捂住嘴为自己刚刚的哭嗝而害怕。

Matt把头埋埋进自己的掌心,紫色的兜帽自始至终都没有摘下“为了一切…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抓来这里…”

对面的小医生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反驳。

“我是医生嘛,你是病人嘛…”他咬住自己的指节打了很久的气终于伸出手碰了一下Matt的手背,又闪电般缩了回去。

小医生在Matt抬起头时还是忍不住向后缩了一下,但又慢慢的移回来给了他一个微笑。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

“看样子你很喜欢他啊,Little Matt。”Edd靠在门框上吩咐手下给心理医生套上黑布带回诊所“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挑出这么一个顺眼的。”

“先生求你不要对他动手,他什么都不知道…”Matt低下头看着自己握紧的双手。

“别这么见外老朋友,我可给你报了一整个疗程,能够每个星期都见到可爱的小医生,这绝对能让你“舒缓”吧。”Edd笑了笑自己拙劣的双关语留下Matt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暗室里。

“…”

待一切都安静后,Matt摊开手心露出一张被汗水沁透有些皱巴巴的名信片“Tom我很抱歉…”

之后正如Edd所说,每个星期Tom都会被套上黑色布袋被带到这个地下暗室,从最开始在房间角落缓了很久,到现在会对送他来的小弟说一声“幸苦了”。

“差点忘了藏藏好!被发现就糟糕了!你们老大也真是的,都不准备一些零食给你。”Tom从大衣内侧口袋拿出一包饼干推到Matt面前“我可是算着你们来接我出炉的,厉害吧!”

“谢谢你…”好看的心型堆成一堆沉在袋子底部,Matt把那包饼干放进外套和套头衫之间的夹层中,温热的饼干温暖着有些冰凉的身体。

Tom把记录本翻到最后一页顿了顿写上一个日期“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Matt捧起Tom的手,像是对待一件珍宝那样小心翼翼的圈住“你愿意,愿意再见我吗?”原来他们已经靠的那么近了,当中不再有桌子的阻拦而是紧紧地靠在一起,一转身就能碰到对方的手臂。

Matt害怕了,要是Tom拒绝了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我的大男孩。”Tom伸手抱住了这具颤抖着的身躯,轻柔的拍拍他的背,像是对待一个处于恐惧中的孩子,用爱让他放下戒备“我当然愿意了,明天就去我哪里怎么样,这种黑漆漆的地下室真是糟透了,你呀,开心一点才是我所努力的。”

那双温暖的手臂再一次消失了,但这将是最后一次。

Matt站在诊所门前把自己的兜帽戴上又拿下,犹豫了很久他对着玻璃门用手指撑起嘴角。

“叮铃。”推动的玻璃门打到挂在外面的风铃,Matt赶紧后退一步像做错事一样的把手背在背后。

两个警察走了出来。

“听说有人看到一个大汉带着枪…这里怎么有无关人群!警戒线还没拉吗!”

枪?

“Edd!你干了什么!”Matt一脚踹开Edd办公处的大门,冲到Edd面前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

“放松点老朋友”Edd挥手让小弟接触警戒“只是防止信息泄露做一些必要的工作而已。”

“…操操操!”Edd被扔在地上,脸上还带着Matt新鲜的拳印。

“这有意思了”Edd舔去唇角的血渍面对Matt离去的背影淡淡地说“这么明显的弱点,终于变蠢了吗,Little Matt。”

雨倾盆而下,被雨水淋湿的衣服紧紧地粘在身上,Matt漫无目标的在雨中走着,收获一个个怨咒后停住了,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Matt?”一把雨伞遮住了雨水。

上帝真的存在吗?Matt不知道,但此时他相信是上帝听见了他的苦痛。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Matt的声音在Tom的肩膀处闷闷的响起。

“我只是去警局报案而已,也没丢些什么只是可惜了那本你的病历记录。”Tom一遍遍安抚着他紧绷的身体,将手心的温度传达过去。

“你愿意收留我吗?我想我刚刚揍了我的上司…”

“我能给你的只有一个家,如果是住处,那我就爱莫能助了。”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