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rofessorZeroth

胖友!和我一起在北极圈看风景吗?【吸溜鼻涕】

精神病au设定




主角四人组:



Tom:(27岁)有极端暴力倾向,酒能让他安静。曾经加入过军队,有一些战后心理障碍,听到枪响会立即进入无法控制的状态(如无差别攻击人,牙关紧闭),到了最后会蹲在角落抱住自己的头尖叫直到晕倒。
【服装设定:上半身束缚服,没有将袖管绑起来但袖口封闭,可以正常的拿东西但无法很细致进行手指的操控,下身正常的病号裤,脖子间挂着Tord的狗牌,毛绒拖鞋】


Tord:(24岁)精神幻想(心理年龄12岁)。认为自己是某个军队的首领,自己的两个主治医生(Paul和Pat)是自己的手下。Tord也曾经加入过军队,一直都是理论知识学派,有丰厚的武打经验和能力,但是在第一场战斗时就被子弹打中右眼伤及部分脑部后重伤昏迷,一度陷入植物人状态,醒来后成为妄想症患者。
【普通病号服全套,然而被他自己改成了短袖和短裤,腰间有一条枪带(由本来的裤管改造而成)运动鞋。右眼被绷带缠绕,里面没有眼球,右手是仿生臂,不是机械臂】


Edd:(21岁)暴食症&口腔处神经损坏无痛感。曾经被拐入贫民窟,并在其中流浪,后期被执行任务的士兵送往原来家庭,然而因为长时间饥饿以及饥不择食带来的后果,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进食数量以及饱腹感【带有一点异食癖】,吃东西没有任何乐趣只是饿。具有普通人理智,可乐是唯一能让他带来一点饱腹感的饮品,培根是唯一能尝出一点味道的食物,无法分辨是食物还是不能食用的物品。
【全套普通病号服,嘴上被固定了防进食口罩(就是防止狗咬人带有铁栅栏的口罩)夹脚拖鞋】


Matt:(21岁)偏执+强迫,自己住的地方必须挂满镜子。由一名被拐少女生出,从小就被父亲打骂,亲眼看到父亲带母亲出去“兜风”因为脸吸引路人目光,在回家后被父亲用刀将母亲的脸剐下而精神失常,需要看镜子来确认自己的脸还在,也因为长期不与外界接触,从镜子中看到自己能让自己不那么孤单,一切都得按照顺序来,这样就不会被父亲打。
【长袖手术裙,分指厚手套,病号裤,厚棉袜不穿鞋,都是为了防止被他的镜片划伤,脖子间挂着一面镜子】



--------------------



人物关系:

Tom在自己最后一场战役中射中Tord的右眼造成他的损伤和精神病由来。
Tom(15岁)发现被囚困的Matt(9岁),并在他杀死拐卖自己母亲的人后,替他顶罪,也成了自己入军的契机。
Tom在贫民窟执行任务中,受到了Edd的帮助,任务成功后将他带出贫民窟。
Tord从小在贫民窟生长,发现被拐卖的Edd教会了他在贫民窟的生存指南。但在不久之后就跟着反政府军队离开了贫民窟。
Matt(9岁)被父亲当作产品展示给反政府军队,希望能够卖掉他,然而反政府军队还有一定底线不杀女人和小孩拒绝了这个交易,当时跟着交易部出来的Tord(12岁)心软给了Matt一把枪让他杀了囚禁他的男人。
Edd和Matt曾经在同一个心理机构进行辅导(Matt七岁开始就在这里进行辅导,Edd是在18岁时来到这里),两年后被一同转入精神病医院。

甜蜜小彩蛋?:

Tord因为Tom能够伤到他而十分佩服,将他作为自己的“秘密武器”培养,也就是让Tom带孩子一样带Tord,保护他。
Tom对于杀死这个刚上战场一点血都没沾染的新兵感到愧疚,就把他的狗牌取下来戴在自己脖子上,他后来照顾Tord也是一种赎罪的表现,在发病时也会无意识的选择不攻击他。
Tord有(数量不明)的枪以及子弹,但在知道Tom的病情后会主动把抢内的子弹卸下并扔掉。
Edd会在早上刷牙无意识的吃进很多牙膏,在牙膏用完后经常去Matt哪里死缠烂打要牙膏。
Edd和Tord食堂双霸,借由从小在贫民窟练出来的本领全市所有培根,但是再分配问题上总是大打出手,最后基本所有培根都落在地上无法食用。(还会被Tom按着脑袋打扫)
Edd会在Tom没有发病的时候和他谈天,毕竟是唯二两位精神比较正常的人。
Matt日常粘着Tom,并抱怨当年为什么抛弃自己还有抱怨Tord占了他那么多的时间。
Matt和Tord并没有太大交集【抱歉跪】
【为了更好的新世界!我要走出这个牢笼来向世界宣战!---翻墙的Tord】
【老大老大你快下来!这里还需要您的引领啊!---快急哭了的Paul&Pat】



---------------------
Kid&Paul&Partyck:


Kid则是某个医生(或者也可以是Pat和Paul收养的x)的儿子,有点很正常的中二病,有时候会陪着Tord角色扮演,也会跟着Tom学一些格斗技巧这一类的。
【过长的白大褂,白帽子,白T恤,牛仔裤,球鞋】


Paul:(混日子的)心理医生,日常收拾Tord的烂摊子。(感谢Tom的存在,我可以有时间逃出去抽根烟了)
【脏兮兮充满折痕的白大褂,口袋里塞着绳子来绑失控的病人,试图遵循医院保持干净的规定,然而胡茬总是冒得很快】


Partyck:(正经干活的)心理医生,Paul的后辈&伴侣,让原本Paul的秘密抽烟地点被变成了约会地点的家伙,Tord的铲屎官之一(跟着Paul感谢Tom的存在让自己能约会了)
【试图保持白大褂的整洁,但因为身边的这家伙没能如自己所愿,但还是挺干净的,脖子上带了一个听诊器】


-----------------------
邻居三人:



Eduardo因为小时候的肥胖被嘲笑,所以极端自卑,在后期健身后,仍然一直认为身体有残缺,不对称,试图通过多种手术让自己的身体达到平衡和对称但被及时制止,在于Edd的相处竞争过程中,自卑心理慢慢被缓解。
【和Edd一样的病号服全套,不过条纹颜色是深绿】



Mark位置认知障碍,无法判别出自己所在位置,即使站在平地上有时候依旧会感觉站在空中或者是在火车上,无法判别位置,也无法按照自己的想法走出一条直线或者拐弯,与身俱来的疾病,很平和,其他神经类与正常人无疑
【普通病号服全套,棕色小坎肩,塑料拖鞋,轮椅,有时候需要Eduardo或者Jon推着他去目的地】



Jon身份认知障碍,小时候被欺凌有多次临死经验,认为自己已经去世,只是作为一个幽灵没办法离开,很好奇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能看到自己,需要被强制喂食,不然会饿死。
plus:给他穿尿不湿,已经没有排泄的概念了
有时候会因为睡着,以为自己终于到了地狱能够投胎转世,结果醒来发现自己还在这里而生闷气。
【全套病号服加厚,防止他摔伤自己,尖顶睡帽,被动画毒害的孩子啊】





------------------
以上是基础设定。






可以开虐的设定补充:


背景设定(医院):
隶属于政府研究部门,将部分特殊的病人进行研究。
地下室是研究室。
一楼病房是所有研究项目中的病人,方便运输到地下室,二楼及以上都是普通病人。
主角四人一楼,邻居三人二楼。
如果发现有一楼的病人陷入昏迷等等状态就立即送往地下室观察,不抢救,如果能活过来就灌一些营养药物放回病房,如果没能撑过来就随便烧一具战场上的无名尸体给家属,病人尸体则留下来解剖。

主角四人:
Tom被作为战争武器研究改造。
Tord被作为大脑加强处理命令和数据择优改造。
Matt和Edd都因为与双T关系过密,无奈之下只能将这两个“废人”加入研究,但只是研究如何治疗精神病,其中包括开颅等等方法。

Kid&Paul&Paryck:
Kid:精神检测员,和病人接触查看他们的精神状态,一旦感觉良好就在他们的名字后打勾,每日将表格上交。地下室研究员就会根据这些打勾的名字选择研究对象,但Kid不知道自己给病人打勾会发生什么。
Paul&Partyck:普通医生,拿着医院给的普通维生素给病人吃,完全不了解真相也完全不了解给他们吃的药物是什么。

邻居三人组:
无改变。



之后可能会慢慢添加,目前暂定这些。

评论(7)

热度(29)

  1. 荒野吹TheProfessorZeroth 转载了此文字
    吹!爆!零!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