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rofessorZeroth

红斗是我老婆!!!!!!!

【双T清水甜/授权翻译】Norwejen/挪鸡语(下)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哦我我哦我我我我我我靠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TM甜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菠萝杂交保龄球:

原地址


(上)




(下)




当Tori闯进来时Tamara正坐在电视机前不停地换台。大概在一个半小时之前,Tori因为一段某人用西班牙语(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语无伦次地自言自语的视频笑得花枝乱颤,她在那之后用一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目光看了一眼Tamara,一句话不说就飞奔出房屋开车走了。


她回来时手里拿着一瓶Smirnoff,很好,还有一本书,干。她把那本书递给Tamara,Tamara看了一下封面,是那种特别吃【RA】屎、认为你根本没有听过地道对话地来“教你学xx语”的书。


Tamara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向她:“这什么鬼?”


“嗯,我觉得你如果学会说挪威语肯定会很棒,你哥哥在在努力尝试所以我想你应该也会想学?”Tori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Tamara说。


Tamara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脸上露出了恶作剧的笑容。好吧,如果Tori想玩游戏,她就奉陪到底。于是她打开了那本书,开始看第一个单词。


“泥嚎。”她故意念错它。Tori笑得花枝乱颤,Tamara抬起头看向她,假装自己懵逼了。


这之后的一段时间,她都在翻阅那本书,略读着单词。最后Tori终于对看着Tamara在那儿翻书的行为感到无聊了。Tamara并没有把单词读出声来,只是时不时地对着自己小声喃喃。于是Tori起身抱了抱Tamara然后出门去做晚饭,当她把所有事情处理好,只剩下等待微波炉转好后,她走回房间,发现Tamara依旧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看书。


“挪威语学得怎样啦?”Tori问。


Tamara一边合上书一边抬头朝Tori温和地笑:“正在进行中,你知道,我真的觉得我开始掌握一部分了。”


Tori双手抱胸,试着让自己不笑得那么大声:“哦真的吗?来说两句吧。”


“好吧,不过你一定要发誓不会笑。”Tamara害羞地说,把书护在胸口。


Tori举起她的右手道:“我发誓。”


“嗯好吧。”Tamara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一大串意外地听起来非常熟悉的脏话,发音标准,没有错误。


Tori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什......怎么?你什么时候......”
“在高中的时候,你叫了我三次‘女【RA】表【RA】子’后我就开始查那些单词,不过那时我只知道基础的词,为的只是想知道你说的哪些是侮辱性的。直到我们开会之后我才开始更认真地去学这个,我还在大学修了这门课。”


Tori就这么惊讶地愣在了原地,想到所有她曾自信满满地认为Tamara不会听懂的那些话。她知道这是个坏习惯,但她从未预料到事情会像这样适得其反。她曾确实说过一些脏话,并且一直认为Tamara的反应只是因为她的语气语调而不是她话中的意思,这让Tori觉得有点脸红。


她曾说过一些爱语,那些温柔甜蜜到她觉得如果用英语讲出来Tamara就会逃跑或者说她是神经病的话,这让她突然意识到Tamara沉默地接受了所有的甜言蜜语,并且对此没有任何意见和不赞同。
对了。
她也曾在她们吵架的适合说过一些很可怕的话。你太不讲理了;你真是蠢到不能理解为什么我要为了你尝试做这些;为什么你会这样?其他和我约会的女孩子从来不会这样。Tamara全都装做听不懂的样子没有反击她,或者她只是把这些当做是Tori暴脾气中的一部分了。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Jeg Elsker deg,”Tamara在说这句话时嘴角扬起了俏皮的弧度,“我在意识到事情可能会变得更加严肃时就把这句话给记下了,早在我把你的存在告诉我父母之前。”


Tamara突然发现自己被紧紧地环抱住了,Tori抱得那么紧以至于她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在咔咔作响,Tamara原本想呵斥Tori她弄得自己很不舒服,但她还是随她去了,像往常一样。Tori的肩膀一直在颤抖,而Tamara只能试着笨拙地拍拍她的背。


“嗨,你想听点好玩的事情吗?”Tamara说,Tori终于放开她,带着Tamara一起坐下,Tori眼中含泪,认真又专注地看着Tamara。


“当然。”
“Tom也打算试着学挪威语,但是我了解他这个懒货不会了解清楚。所以我打算教他错误的发音和一些奇怪的脏话。”
Tori想到她电话里的声音,突然意识到为什么Tom的挪威语会那么糟糕。
“你好坏。”Tori靠着沙发笑到不能自已。
“你知道你会对Tord做同样的事情。”


她真了解她。这时厨房的定时器响了起来,于是Tori跑去把晚餐端上桌,晚饭过后她还开了那瓶Smirnoff,没错,Tamara的挪威语的确讲得很清晰,但在喝了几杯之后就不一样了。趁Tamara的手臂搭上她的脖子,Tori摁下了手机的录音键。


“Tammy,再说一次你爱我。”Tori直接对她说,Tamara抬起头看了一眼摄像头,又直勾勾地瞪了一眼Tori,张口说到。


“闭上你的逼【RA】嘴吧你这个傻【RA】逼共【RA】产【RA】党女【RA】支【RA】女。”她口齿模糊、在元音上磕磕巴巴地用挪威地说完后倒在了沙发上,给了Tori一根中指,自己又轻轻笑了两声。Tori翻了个白眼,停止了录音,然后她的手机询问她是要保存还是删除这段记录。


Tori毫不犹豫地按下了保存。她了解Tamara,在她别扭的小脾气里,这是表达“我爱你”的方式。




-end-

评论

热度(31)

  1. TheProfessorZeroth菠萝杂交保龄球 转载了此文字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哦我我哦我我我我我我靠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TM甜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