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rofessorZeroth

红斗是我老婆!!!!!!!

【当神不让】落星



cp:减红
ooc爆严重抱歉

对于光明净土的样子是我猜哒:P
-------------

在这片土地上,森林不是仅有的一切。

红霞在树冠间缠绕,夹杂着夏日的温热和余辉照耀的金色云朵,只有在那些幽暗的角落,灯光无法触及的地方才能触碰到菩提隐藏的傲慢。红斗凝视进中心最为厚重的一点,它即将参杂入黑色的丝絮,从内部一点一点吞噬最后化作夜晚,褪去所有白日的躁动。他期待着,而天空也本应如此变化。

云层退散了,它终究只是停止在荷塘中粉莲的寡淡,太阳在即将坠落前再次升起,黑夜还未撒出第一粒星辰就被流放。

呵,神明的日不落天地。

草叶梢头被炙热的阳光晒的微微发黄,垂拉着贴近地面寻求最后一丝生存的凉意。杨减从虚伪的灯光下离开踏上这片草坪,它们来不及向两边排开,绿色的汁液从裂口中吐出,在鞋印的中央汇集。

“如果将白天比作一个种族的盛世,那么黑夜就是坠落的前奏,所有曾经隐藏在焯烈的光辉下的星星全部暴露,无处隐藏,无处躲避,最后在下一个盛世来临前,坠向无边的地平线,没有人能例外,无论是上古的妖族,现代的人族,还是神。”

前奏,间奏,终曲。

舌苔下压,气音从双齿之间兹出,他把最后一个字坠到喉咙深处,气虚飘离,未散去的夜间寒风将它刮向光芒中,就这么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烟雾。清莲的香气与苦涩的草气彼此缭绕纠葛,这应该是让人所喜爱的,但在这个没有黑夜的世界,属于菩提的骄傲浓重的,隔离了所有空气。红斗没有回头,微风吹动如烈焰般燃烧着的红发拂过他的手臂,给予了战神不曾拥有的温柔,随后又被拽回地面,不复存在。

“可惜现在,我只等到一颗坠落的流星。”

阳光是炫目的,杨减眯起眼睛,睫毛被镀上一层血金,错乱间如同刚刚在战场上最后一击洞穿半龙人的胸腹,回身甩下三尖刀上的血珠,却又柔和了银色头盔反射出的尖锐冷光,他看到对方眼里翻腾的红色丝絮,是血色的妖气?还是红发的倒影?只是这一切的猜测后,那双眼中的光芒是暗淡的,没有他的身影,也没有任何其他人的身影,只有黑暗在瞳膜下盘旋。

杨减说:“你应该呆在蠢狗身边。”

凭什么?凭什么是我要像一个该死的仆从一样守着你的狗?

红豆凑近了,瞧啊,瞧这位神明是多么自大,瞧他暴露在外的弱点,轻轻松松就能被握在双手之间,只要按下去,一切就安静了。

你凭什么让我失去自由?

他靠近了光,垂下的红发在手背上瘙痒。

你已经不再炙热,不再烫手,只是一块冷却的,谁都可以拾去的石头。

他靠的更近了,吐出的气息微弱的划过嘴唇。

你又为什么给我复仇的希望,最后再用脆弱夺去他?

脉搏的跳动,太吵了。

“你只是凡人了。”去躲藏吧,去害怕吧。

他一直紧握着的左手张开了,轻轻的搭在对方脆弱的脖颈上,在一次次心脏向全身输送血液的跳动中,化作一艘防风暴雨中的小舟,无力的攀附在甲板上,在皮肤上。这只手现在只有掌纹,没有包裹的外骨骼,也没有任何印记。

但那种鲜红还是保留了。

血液,这些刻于红斗本能中维持生命最无法抛弃的事物,此时却将它弃之于无物,从掌心的月牙形伤口中涌出随即又沿着乳突肌下滑,沾染白色的衬衣,烙上刺目的红色印花。

只是可惜了,神明的血和他们一样,无情无味只有暴虐的涌入肠胃后,舌根泛起的苦涩。

…还是给那个叫自己班长的小女孩一点情面吧。

意料中的那一拳还是击在了额头,没有多少疼痛,也没有突然直视阳光时的刺痛,一切的视野都被红色覆盖只是顺势倒下去时,草尖刺入掌心的伤口让他再次握紧拳头,至少伤口破开后,其他的情感就被覆盖了。

“收起那无用的同情心吧,你从未拥有过它。”红斗呲笑了一声,妖力将对方刚刚扔下的红色发带托到他的脑后,或许是南风太过温柔,又或许是由那个紫发小女孩想起了那个活在自己记忆中和血脉中的黑发少年,发带打了个结,头盔后散落的红发被系数扎起。

“当我已经不再属于我自己,又有什么是属于一枚戒指的。”


-----------
期中考考完了!家长会接着完蛋x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