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ProfessorZeroth

红斗是我老婆!!!!!!!

《失约》


cp:MattTom


昏暗的夕阳染红了帆布上白色的骷髅,老旧的木板发出吱呀的声音,海盗醉醺醺的倒在甲板上,船,靠岸了。断腿的船长迈着木头腿走上码头哼着走调的小曲。

“能不走吗。”

余晖从窗户的缝隙射入室内,照在桌上的小木船上,巨大的阴影几乎铺满了整个地板,海鸟飞过发出一声长叹,就像乘坐着一艘真正的船,Matt想到。

Tom向身后倒去,眼睛刚好探出了“围栏”暴露在阳光下,他不适的闭起眼睛,把一条腿担在Matt盘棋的双腿上。

“一年而已放松点,况且只是预防被海盗劫船挂个旗子,又不是真的去当海盗。”Tom把脚趾伸出布鞋的破洞戳了戳Matt气鼓鼓的脸颊。

Matt也倒了下去报复性的把脚压在Tom胸口,气的Tom起身揪住他的脸,直到两个人闹的身上都气喘吁吁的倒下。

“Tom。”

“嗯。”

“有一天,我会成为最厉害的海盗,收集各种藏品让更多的人称赞我的美丽。”Matt把手臂摊开“造一艘那么大的船!就像你送我的那只小木船那样,有炮筒,有巨大的桅杆,能塞下好几百个人!”

“我以为你的志向还是当王子,每天一睁眼就是全身镜里的自己,戴华丽的首饰和头冠什么的,就像你的老妈,'我们是皇室不能和这种低等人接触''别做那些低等人的工作,他们生来就是服侍我们的'。”

Tom掐着嗓子把Matt母亲平时的表现演了一遍,Matt仍不住笑了出来,虽然笑自己老妈的确有些不道德。

“Tom。”

“嗯。”

Matt勾住Tom的左手,有点汗,粘粘的。

“如果真的有一天,我希望,你也在那里。”

“我会的。”Tom勾了回去,把他的手指交错在Matt的手指间。

“你要做一个保证!”

“失约的人洗对方十年内裤。”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不过以后是以后的事,现在…”

最后的一抹阳光也被黑暗吞没,Tom起身压在Matt身上。他太近了,Matt能闻到他呼气中的那股酒味,是朗姆吗?

“T-Tom?”Matt不知道该把视线放在哪里,Tom的脸占据了他所有的视野,心脏仿佛要从胸膛中跳出,每一声跳动都清楚的在房间里回荡,最后他把视线固定在Tom左耳的黑色耳环上,这是唯一能让他不被自己“滚烫”的脸颊杀死的位置。

一道,两道,三道,耳环的外圈有着三道浅浅的划痕,像是无意的碰擦,又像是失败的装饰。

“…算了。”Tom放开了Matt,那一刻Matt觉得自己失去了些什么,至少是失去了说出让Tom留下来的那句魔咒的机会。

船长已经走到了Matt面前,他停下嘴里哼着不成调的小曲,脱下船长帽向Matt行了一个礼“向您致敬我亲爱的陛下,怎么今天有空回我们这个小渔村还不带着您的守卫?”

Matt把手上已经被磨的光亮的小木船放回破破烂烂的口袋“父王自从上次把我和母后接回来后就一直看得很紧,担心公爵的部下再次把我们拐到偏远地区…”他挠了挠脸颊下意识的想理一下头发,摸到插在头发中的那根树枝后悻悻的缩了手。

“不说这些了,Tom还跟着你们出海吗?他又醉倒在船舱里了吧,还是…”

“他…”

一种莫名的恐惧缠上了Matt的心,把回归的喜悦全部冲散,他想要逃跑,却又感觉无处可逃。

船长抓住Matt的右手,放下了一个耳环“他说'我们扯平了。'”

一滴眼泪打在黑色的耳环上,顺着外边的划痕消失在掌心。

--------------

后来,现任国王被公爵拉下皇位,皇后和皇子都被放逐,有人曾经看到Matt王子在一艘海军的船上工作,戴着一个黑色的耳环和一串项链,上面穿着一艘小木船。

评论

热度(20)

  1. 液态柠檬浇烤肉TheProfessorZeroth 转载了此文字
    零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